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基督教、时事与“文化基督徒”

作者: 冬雨一乐基甸(基甸整理)

最初发表: (一)ACT;(二)活水泉 BBS




《海外校园》第二十期“新闻” http://www.ccim.org/Publishing/OC/gb.text/vol20/3.html



〔冬雨〕评《海外校园》第二十期“新闻”

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先讨论好消息:中国大陆知识份子的“文化基督徒现象”。知识份子是一
个社会最敏感的一个人群,他们的表现实际上反映了民众的一种内心渴求
。外来的新思想新观念,如共产主义、民主、自由等都是先被知识份子接
受,然后再在一般民众中传播。这个过程被许多人解释为:知识份子接受
了一种先进思想,然后对民众进行启蒙。我更愿意将这个过程理解为:当
社会在渴望在寻找一种新思想一种新观念时,知识份子作为其中最敏感的
一群人,先别人一步接受了某种以后成为主流意识的思想,并在这个过程
中成为新思想的传播者。

就我个人的感受,中国社会今天存在的渴望和寻找一种信仰的动机将越来
越强烈,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不仅“文化基督徒现象”存在,也应该会
有文化佛教徒、道教徒甚至伊斯兰教徒等现象存在。我曾经对两个朋友作
过大胆的预言:“十年内中国政府将暗中甚至公开鼓励宗教在社会中的传
播”,均被认为无此可能,但今天中国社会所发生的事,有多少在一二十
年前会被人认为可能呢?而“文化基督徒”们的任务并不是传教,我认为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消除存在于民众和政府官员心中的对宗教的巨大误解和
歧见:宗教是精神鸦片、宗教是落后愚昧的表现、是迟早会被消灭的;同
时揭示宗教的巨大的社会功用、基督教对西方社会的巨大的作用;对于“
基督教是帝国主义的侵华工具”的指控应该慎重对待,它涉及至今尚十分
敏感的伤口,基督徒方面任何试图掩盖事实的倾向都会将事情推向反面,
最好的办法是还历史的本来面目,不要有任何夸大或隐藏。总的说来,“
文化基督徒”的任务是“修直他的路”。

现在来讨论坏消息,也是我更加关心的问题:美国国会关注中国大陆的宗
教迫害事件。我不知道美国的这种关注在以前是什么规模,近期的发展趋
势,如果近期有明显加强的趋势的话,事情就非常令人担忧了。如果哪天
出现旅美华人基督教团体呼吁美国政府对中国因迫害基督徒实行经济制裁
,则对于中国的基督教事业来说将是灾难性的打击。

参考民运组织这几年所走过的路,它给“民主”的声誉带来的破坏,它给
中国民主事业造成的损害,考虑到“民主”“自由”是曾经深入中国人人
心,至今没有哪个政府敢公开反对的概念,相比之下“基督教”的声誉要
脆弱得多,在49年以前这个声誉可能是负的,近几十年因所受到的迫害
,得到了人们的同情而使人们愿意忘记其过去的不是,一旦出现上述情况
,后果可想而知。

此外,我十分怀疑那些对今天中国大陆迫害基督徒的指控,从我根据个人
经验所作的判断,中国政府在今天不太可能制定对基督徒进行系统迫害的
政策,我也没有听见任何这类迫害事例的传闻,从我接触过的基督徒那里
也没看出这种迫害的痕迹,那个“今天在中国大陆的基督徒经历著七十年
代以来最严厉的宗教迫害”的指控我相信是十足的谎言。不知道美国国会
作出这些判断的根据是什么,有些什么样的事例,那些事例的真实性和代
表性如何(比如经常会听见一些底层官吏鱼肉乡民的事例,若受害者恰好
是基督徒,是不是就被认为在迫害基督徒)。

中国的问题很多,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些问题的解决只能依靠中国人自己
。中国的任何社会变革都必须是从这个社会中生长出来的,得到民众的认
可,有从内部而来的巨大力量的推动。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某些先锋人员
的奉献和牺牲可能必不可少,这里大概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中国的历史和
现状都表明,中国的社会变革绝不可能去依赖外力、尤其是西方国家推动
,对基督教更是如此,在此问题上外力只能起反作用。回顾近二十年的社
会变迁,外力要么无足轻重,要么起反作用(外资的到来是资本家追求利
润的规律所致,而美国政府无力阻止)。而一旦一种变革孕育成熟,将不
会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可以这样说,真正酝酿成熟的变革将不会遇到明
显的阻碍力量。总之一句话,用基督徒的说法:是应该信靠神(在中国的
作为)还是依靠(美国)人。

最后,美国国会的所作所为背后的动机是十分令人怀疑的。从近几年在中
国人权问题上美国国会及一些组织的所作所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
他们并不真正关心中国人的人权中国人的福祉,他们真正关心的是通过人
权问题这个武器最大限度地为美国人获取政治经济利益。现在我们也有充
分的理由怀疑美国国会正在将迫害基督徒问题作为压迫中国,对中国人进
行巧取豪夺的武器。在此过程中受损害最大的除了中国的整体利益以外,
将是(美国人并不真正关心的)中国的基督教事业。

殷鉴不远,殷鉴不远啊! 
 

〔一乐〕杂谈文化基督徒现象

  冬雨兄的文章都很有内容,是我非常喜欢读的。有近半年时间没有在
ACT上看到您的文章了,是不是太忙?哈哈,其实大家都是。平时没什
么时间,今天周末,胡侃两句自己的看法,现丑了。

  我喜欢把文化基督徒现象放在近代史东西方文化汇流的这个大的背景
下来看,并用这一线索来检讨五四运动,以及六四事件,其前后的思潮,
一直到现在的各种现象,包括文化基督徒现象。历史学家汤恩比(Toy
nbee)将文化分为器物技能、制度思想、以及宗教三个层次。个人觉
得是很有道理的。细致考察中国文化与西方相遇的一系列反应,也支持这
种理论,让我们看到文化的接触确实是循著这三个层次渐进的。当我们的
国门被洋枪洋炮打开以后,老一辈的知识分子提出的是“师夷之技以制夷
”,看到的只是在器物技能上的落后和问题。到了五四时期,五四君子提
出的是“德先生,赛先生。”并伴之激烈的反传统主义,提出“打倒孔家
店”,混杂著“全盘西化”的呼声。与此同时,各种西方思想先后进入中
国,思想界异常活跃。这一时期的知识分子已经认识到制度思想层面上的
问题,并试图通过启蒙教育、体制的改变来救国救民于危难之中。由于复
杂的原因(太复杂了,包括内在的宗教意识形态与外在的文化生活形态,
恕不详述),我们选择了包括马克思主义、科学主义、实证主义等西方激
进的人文主义,而摒弃了西方文明的精髓——基督教信仰。不仅如此,在
二十年代还出现了“非基督教运动”,各地学生学者成立了“非基督教同
盟”,领导人包括陈独秀、戴继陶、朱执信等。这种接纳与排斥的行动在
同时期同一批人身上发生,看似很奇怪,其实不然。五四运动是一场民族
主义爱国运动,目标在于富国强民,并包含著“自由”、“民主”、“法
治”、“科学”这一系列目标。在这种民族主义的背景伴之以文化解体过
程中内在外在的伤痛,以及传统的文化思维模式中,产生反传统主义、接
纳打著科学幌子的激进人文主义、拒绝“洋教”精神鸦片的行为是很自然
、很容易理解的。这些不同行为的思想内核是共通的。要提一下的是,虽
然后来五四运动逐渐演变为救亡运动,但“自由”、“民主”、“法治”
、“科学”这些一开始就与五四运动紧紧结合在一起的目标却深植于知识
分子的心中;虽然中国走上了激进的人文主义思想路线,五四精神——上
承儒家思想的知识分子的使命感,还一直是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的魂魄。
七十年后的八九·六四,是秉承五四精神的知识分子为达到五四目标,在
传统架构内所做的最后一次努力。然而天安门广场上的坦克车却再一次辗
碎了我们的梦,打碎了对激进人文主义的最后幻想(那天清晨,我被枪声
从梦中惊醒,其后几天一直是以泪洗面。每逢六四,我都不禁暗自魂伤)
。自此,大批知识分子再次开始精神、思想上的流浪,再次为我们的民族
寻找出路。苦难使我们变得伟大。这一次的探求要比七十年前来得深刻得
多,深入到文化的最底层——宗教的层面。而文化基督徒正是这种探寻的
直接表现,表明我们的思想比及五四时期已经成熟了许多。是一个很可喜
的现象。除了欣喜之外,作为一名热爱著国家与民族的基督徒知识分子,
我觉得有责任道出自己的隐忧。

  先谈出发点的问题。文化基督徒的价值判断可以帮助我们汲取基督教
信仰的“精华”吗?

  虽然我们的思想比之五四时期已经成熟很多,我个人认为在我们的找
寻过程和动机之中,还无法避免地伴有五四时期的羁绊,即功利主义、民
族主义、国家主义的掺杂。比如,在知识分子和文化基督徒中,两个相当
热门的话题是:“基督教与现代化”、“基督教与自由、民主、法治”,
讨论的内容主要是在基督教信仰的行为果效和社会功用层面。这些东西其
实离基督教信仰的精髓还很远很远,还徘徊在信仰所带出的文化层面的表
达上,处于信仰的外缘。这种功利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价值取向
可以上溯到儒家重入世,轻心灵的意识形态。估且不论其自身是否有问题
,需要更新,单单在以这种价值判断来汲取基督教信仰“精华”的过程当
中,我们就极有可能因为受到自身价值和认知结构的限制,只抓到了我们
认为有用、合我们民族文化胃口的部分,而丢弃了真正的“精髓”,最后
不过落得个东施效颦。此外,在一些压力之下(比如国家间发生冲突),
出于这些价值判准,我们甚至可能再次把基督教排除在国门之外,将孩子
连同洗澡水一起泼掉。

  再来谈方法与态度的问题。文化基督徒的方法与态度是可行的吗?

  虽然意识到了宗教的重要性,但文化基督徒把自己的使命还是定在文
化更新的层面,而自身也常常乐于停留在一个“客观”审视者的角度,并
不打算置身其中。我个人认为,这是还没有更深地看到人性中最根本的问
题。我要问,是单单我们的文化有问题呢,还是全世界的人,包括我们每
一个中国人都有问题?是我们的文化需要更新呢,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需
要改变?这种改变的可能性、动因、与力量是通过思想的传播、启蒙、教
育就可以达成的呢,还是像耶稣所讲,需要从上帝而来的新的生命?基督
徒所带出的社会实践果效,是因为基督教教义、道理的正确性呢,还是除
此之外上帝还赐给人“行出来”的能力?我们没有看到背离了基督教信仰
根基的西方文明正在衰落吗?我们所刻意避免的、与我们所试图接纳的,
是否又是五四的一个更深层次上的重演?基督耶稣解决的是人性的问题,
我们自己的生命不先被改变,却期待著通过哲学、神学思想的引进,来改
变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文化吗?如果我们再不看到人性的问题,只寄望于
看似正确的理论,我们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重蹈五四先贤们的复辙呢?

  面对文化基督徒,在欣喜之余,我的回应是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节,
“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我们要放下人的骄傲
与清高,让生命被上帝改变,我们再带著上帝的使命和新的生命,去改变
我们的父母兄弟,我们的骨肉同胞,我们的文化;让中国人、中国文化被
上帝救赎,获得新生。


〔基甸〕回冬雨兄:基督教与政治

冬雨兄又发好文章!兄的观点甸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但兄对宗教尤其是基
督教对未来中国的影响的洞见,对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前景的真切关心,
令小弟敬佩,也给我很多思考上的帮助。兄作为非基督徒的看法客观而有
“建设性”,值得“信”与“不信”两边的朋友参考。

“好消息”部分没得说。“坏消息”部分弟简单谈几点个人的看法。这个
话题比较“敏感”,弟的看法可能很肤浅,也可能有错误,反正是“抛砖
引玉”,不当之处请网友们和“主内”朋友们不吝指教。

.无庸晦言,基督教(当然也包括其它宗教)过去在中国大陆确曾受到不
公正、不“宽容”的对待。现在这样的情况可能要好一些,但我相信仍然
存在一些问题,尤其在“下有对策”的“下面”。最近的情况到底如何,
弟出来好几年了,不是很清楚,听到一些传闻,也不是“第一手资料”。
因此对美国国会关于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受迫害”的说法,我跟兄一样,
对其所指控的程度有所怀疑。至于其动机,我们可以有这样那样的猜测,
但也不是很确定。当然,美国国会的议员的看法只能代表他们自己(作为
基督徒?)而并不能代表教会(指普世信徒),不能代表广大的美国基督
徒,更不能代表华人(“海内”或“海外”)基督徒。(兄的有些担忧至
少我自己看不出有很大发生的可能性。)

.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一次在回飞龙兄一帖(他谈及“基督教与反共”)时
曾经谈过“政教分开”的原则,我也曾转过“耶稣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
人”的帖子,虽然讲的是美国政治,但希望同样有“殷鉴”之作用。作为
个人,每一个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教导应该“做世上的光和盐”,所以我个
人认为基督徒不但不应该当“隐士”,而且应该积极关心社会、政治。作
为个人每个基督徒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不同的基督徒完全可能有不同甚至
相反的政治观点、倾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能在一起敬拜同一个上帝,跟
随同一个救主。我上次说过,以海外华人基督徒为例,如果按照有点“简
单化”的“政治色谱”来比照,我们的政治倾向应该是占据了包括两端在
内的整个“谱带”。更重要的是,基督的国度应该是在天上,而不是在地
上。把基督教信仰与任何特定的、人为的政治理念搅到一起,是不符合圣
经的教导的。至于“打著上帝的旗号”,为世俗的、一己的政治目的服务
,就更是“绊倒人”了。世俗化了的“宗教”和宗教化了的政治之种种丑
恶“表现”,大家在网上都谈得很多了,我也觉得再也没有比这两样东西
更“危险”的了。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是圣经的教导(参见下面所附经节
)。顺便说一下,下面抄的这一段圣经很“有意思”,从中我们可以领略
一点耶稣“属神的智慧”:那些“宗教领袖”的问题可是“来者不善”,
直接回答“可以向凯撒纳税”吧,犹太人人民群众一定得喊“油煎”(“
犹奸”),回答“不能”吧,那不是落下藐视、违抗“皇军”的把柄么?

.福音是普世性的。约翰福音三章16节说神爱“世人”,并没有说“美国
人”(或“西方人”等等)吧。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即使从历史来看,也
有“本土化”蒙上帝带领、祝福的一面。冬雨兄说得好,福音如果能在中
国大地广传,那一定是神的作为,基督徒“应该信靠神(在中国的作为)
”,而绝不应该依靠任何人(当然包括美国人)。



附:查经:路加福音

20:19 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著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他。
    只是惧怕百姓。
20:20 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他的话上得把柄,好将他
    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
20:21 奸细就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晓得你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取人
    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
20:22 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
20:23 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
20:24 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
20:25 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20:26 他扪当著百姓,在这话上得不著把柄。又希奇他的应对,就闭口无
    言了。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9:03:06 1998

©1996, 1997, 1998 网络基督使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