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我不承认」

作者: 胡图京子瞎子

最初发表: 南开大学BBS





〔胡图〕

谢谢兄写了这麽一大篇来回答第的问题。(嘻嘻,这“兄”呀“第”呀的还是
从小灶那儿学来的呢)

看了兄的文章後,很受启发,想了半天,有如下观点,和兄商量。

兄的观点大致说来是:神发怒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维护公义。那麽这
公义从何而来呢?自然是神那里了。或者,不如说神就是公义本身,因此神维
护公义就是维护他自身,因此神的“自私”是维护公义所必须的,因此神会发
怒,当然也会喜悦。不过这好象有点“循环论证”的意思耶?....

我们在讨论基督教的神形象的时候,提出了这个关於神“性格”的问题,而兄
在论述时,却将神的某些特性当作已知的东西来用... 就是这“神就是公义的
源泉或公义本身”。

我是很苯苯的,想亲近主却老有疑虑,老想想个明白,请兄把我看作一个完全
不承认任何基督教规则的人来说明吧!:)

1)我不承认神的存在
2)我不承认人类的道德自“非人”之前就存在。
3)我不承认“圣经”中每一点都是正确的。
4)我不承认人类的“罪性”来自伊甸园的放逐者。
...(一时还没想起来呀^_*)

请兄在以上几点外提出强有力的论点吧....
我想大多数不神的人也基本是这个立场,如果能把这几点打破(甚至其中一点
打破)就能使很多人重仰上帝的光泽。:)

〔京子〕

  亲爱的胡图大人,很高兴能和您聊天儿。您的问题都很有深度,一下子就
点到了整个人类最困窘的认知问题。

  网络给我们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可以跨越时空来交流思想。但同时网络
也给思想交流带来一个很大的破坏,就是思想整体性的拆毁。一篇文章常常被
回应文章拦腰切成几截儿。往返几次以後,文章就会面目全非;思想失去了整
体性,甚至讨论的题目与标题已经风马牛不相及。出於这种考虑,我在一般情
况下会尽量以完整的文章来回应,并根据内容对标题做适当的调整。

  好,我们言归正传。

瞎子大人在这个板和哲学板有几篇帖子,您不妨参考一下。依我看,瞎子是一
个站在人本进行体验与思考,并且已经走到相当程度的思者。我对他十分地佩
服。他的思想与心灵所揭示出来的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的,确实是人类
共通的问题。

  其实您的问题也显示出人类的这个困窘。您的四个问题都是以“我不承认
”来开头,而不是直接说“没有”。我想您的用词也是很谨慎的。“承认”或
“不承认”,都让我们看到在人类主体性的认知与“真实(Reality)
”之间有一道断裂。我不想在这里涉入到太深的哲学讨论,让我们来看一个比
方。如果瞎子大人说:“我不承认太阳是存在的。”我们将怎样面对、回答他
的质疑呢?我们可能会用四季啦(感觉)、物理原理啦(理性)、……来和瞎
子大人谈。而瞎大人完全可以建立起一套他自己的解释,并指出我们是在进行
循环论证。我们所提出的证据可能同样被瞎子用来支持他的解释。如果瞎子的
系统是自洽的,我们便束手无策了。即使找出矛盾的地方,瞎子也可以说:“
我的系统是在发展之中,以後会自洽的。反正我不承认太阳是存在的。”这个
例子看起来很好笑,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类似的事情在发生。
不仅在信仰的领域,在科学的发展中也是一样。科学哲学家库恩(Kuhn)
在他的科学『科学革命之结构』也提到过类似的观点,概括来讲就是,“人对
真实世界的解释,受著他自身认知结构的局限。”由此看来,如果我们没有一
颗开放的心,执著於自己的看法时,我们会很难接受新的观念。这里我并没有
褒贬之意,因为“开放”并不意味著对,“执著”也并不意味著“错。”主要
看我们面对的对像是什麽。

  反观自身,面对茫茫的宇宙,我们会发出许多问题。其实在这里我们的处
境和面对各种不同答案时的尴尬并不比瞎子说没有太阳好多少。在波士顿的
Fine Art Museum里挂有高庚的一副画,画著人从生到死的三个
阶段。画的标题是:『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往哪里去?』如果仔细看的话
,在人生的第二阶段(问“我是谁”)到第三阶段(问“我往哪里去”)之间
的背景里,画著一个偶像,代表宗教。他在完成这幅画後企图自杀,只是没有
死去。在此,高庚以艺术家的画笔,提示出人生与哲学中最深刻的问题。但他
并没有答案,也没有找到答案。说实话,我到是挺赞同瞎子大人的一些观点的
。如果纯然站在人本的角度,我并不觉得自己聪明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认出
、找到上帝(真理)的程度。世界上比我聪明的人海了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们找一个智商最高的,大伙儿全跟他走不就得了?:)慢著点儿,要是以
後再出一智商更高的主儿跟前边儿一位说的不一样,那可怎麽办?:)其实,
我相信上帝完全是上帝找到我,可怜我,让我认识他。我是被上帝拯救,领受
他的启示——圣经,才得以认识真理。因此,您要是要求我站在人本的立场来
说服您承认那几条儿,我可就晕菜了。:)我要是说:“好吧,让我来比划比
划,咱们试试。”那就是我无知。

  虽然您提的这一大堆形而上的问题,我们的理性无从作答。但我们从人生
的体验中可以得到什麽呢?这里引两位非基督徒的话(大意)。爱因斯坦说他
对大自然有一种深深的敬畏之情。康德说有两件事使他颤栗不已,一是布满星
光的夜空,一是内心说话的良心。这是一些非常朴素的情操。我们每一个人面
对奇妙无比的宇宙和超越了自我的道德良心的时候,都会有相似的感觉。我们
为什麽会有这样的感觉?奇妙的宇宙和超越自我的道德良心是否有所指向?…
…?对於这些问题,有形形色色的答案。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哲学都要求人自
己去判断、选择。而圣经的观点完全否定了人在终极真理面前的判断力。圣经
给出的答案是:上帝主动进行救赎。我相信,如果我们存一颗开放、寻求的心
,上帝会来让我们认识他。因为耶稣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
见;叩门,就给你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著;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
就给他开门。」关於“知”还会涉及到许多复杂的问题(比如理性与感性的根
基,不过这都需要从启示来进行建构),这次就谈到这里好了。

  我想大部分的问题到此已经讨论过了。关於循环论证,我的看法是:虽然
讨论的问题在时序的流程上看似“循环”,但实际上并不是“循环论证”。我
把神的特性当已知的来用,是如同我上面讲的,我笨,我只能领受上帝对他自
己的启示(通过圣经)。撇开这个问题,老实讲,基督教信仰中是存在“循环
论证”的。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当摩西问到上帝的名字时,上帝说他是“自有
永有”。英文是:“I AM WHO I AM”。够“循环”的了吧?:
)合理吗?其实仔细一想,特合理,上帝是终极,没有比他更“大”、更“高
”的,他要是不这麽讲,我们大伙儿(包括摩西)可能都要掂量掂量了。我们
平常对“循环论证”特敏感,是因为我们不是终极,必须依托於更“高”的理
儿。您说是不?

  再聊。

〔瞎子〕

   孤独的寻索者

我曾经寻问有没有上帝,
也曾大声地嘻笑他那些虔诚的信徒,
到头来却发现还未搞清:“我是谁?”

我曾经评断一切的学问,
也曾试图了解所有的宗教与信仰;
最後看清的是,
我还没有回答:“如何知?”

剩下的,
只有深深的自省。

对著自己狠狠地望下去,
天哪,脚下怎麽一片虚空?

你是上帝吗?
  不是。
为什麽?
  我了解自己的有限。

你是真理吗?
  不是。
为什麽?
  我深知自己的无知。

那以前为什麽评断?

  喔喔,嗯嗯,……
  彼时并不了解自己的有限与无知,
  不过一个轻狂少年。

你曾引为权威,
化约、解释一切的科学哪?

  在深邃思想的洞察下,
  它并不自成绝对。
  若不倚傍另外的根基,
  像我一样,
  是一棵无本之木。
  我只敢说,
  或许碰巧我们到现在为止
  偶然对了。

那麽你作为证据的
人类社会的进步哪?

  未抓住本质之前,
  我不再敢从现象跳跃。
  况且,……
  那也是别人的论据。

你凭什麽认为
现在是对的?

  这也只是我认为的。
  我自己,和我自己找到的,
  永远不能成为绝对。

如果一切你都没有确凿的把握,
你的思考还有什麽意义?
不要想了,
活天算一天吧。

  我没有办法停止,
  我的灵魂燥动不安。

你得了神经衰弱,
我可以对你进行药物治疗。

  我要抗议,
  你无权剥夺我思的权利。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
  我尚未找到这个权利的凭据;
  在我抗议,说你无权的时候,
  口气也是软软的。

你真的认为有个凭据?

  我想是的。
  即使我不领会,
  即使我不承认,
  我应该还是站在一个终极上的。
  这样,我的错才是错。
  即便我反对这个权威,
  反对才成为反对。

  如若在这一切背後,
  没有一个终极的依托,
  那麽,只要一开口,我便错了。
  不,是没有对错可言了。
  不不,不对,
     这里面还含有“对错”,
     不能出口。
  不不不,“不能出口”也不能想。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看来你是一只陷入网罗的困兽,
没有出路。

  请告诉我,
  谁已经找到了出路?
  他们怎麽知道?
  他们知的根基是他们自己吗?

那麽你怎麽办?

  我只有等待拯救,
  而且不是根源於人手的。
  虽然认定如此,
  我却无从判断,
  也只有等待奇迹了。
  或许要死过一次,
  才能找到生。

你终日所想的是什麽?

  我是谁?
  如何知?
  怎麽活?
  盼什麽?

  我期待回答,
  却不抱任何希望。
  难道我只是飘泊在天涯一隅的
  宇宙孤儿?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5:44:54 1998

©1996, 1997, 1998 网络基督使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