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智 慧 樹

作者: 趙剛

最初發表: 活泉BBS


問題:上帝既然是全知的,為什么還讓亞當、夏娃吃智慧果?
   上帝為什么不許他們吃智慧果?是不是愚民政策?

答:這個問題從提問者的角度來看,好象是一個一層深似一層的問題。先是說,
上帝既然是全知(我想也包括全能的意思了),為什么不在亞當、夏娃第一次犯
罪的時候阻止他們。這種問題在“子不教,父之過”的文化里,似乎更顯得理直
氣壯。特別是,人的父親可能還因為能力有限,在兒女犯罪的時候沒有能力去阻
止。而上帝是全知全能的,當然知道(甚至在亞當、夏娃吃禁果以前就知道!)
亞當、夏娃會犯罪,并且有能力阻止。然而上帝卻沒有制止。所有要么上帝是故
意的,要么上帝不是全能。不論怎么看,人犯罪上帝難道沒有責任嗎?再從犯罪
的原因上看,如果壓根就沒有犯罪的可能性,那不是皆大歡喜嗎?所以上帝為什
么要放一棵樹在那里,卻又不許人吃?特別是,這棵樹結的還是智慧果,人吃了
就可以有智慧。如果是一棵有毒的樹上帝不許人吃還情有可原,偏偏還是使人吃
了有智慧的樹。上帝是不是在搞愚民政策?不要給人智慧?

  我想我也要一步一步地來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我的方向是反過來的。首先,
上帝是在搞愚民政策嗎?或者說,上帝不要人尋求智慧、知識嗎?當然不是。否
則通本的箴言書就該從聖經里拿出去了,雅各書中也不用說“如果…覺得缺少智
慧…就當求…神,主就必賜給他”(雅1:5)了。所以我們要仔細看看創世紀
中究竟是怎么說的。我們要先看看原文聖經以及在當時語文背景中的意思究竟如
何,才不至僅僅根據中文一個版本的翻譯開始推理。

  與這個問題相關的一些聖經經文大致有下面這些:

創2:9  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里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
    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

創2:16 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契,
創2:17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契,因為你契的日子必定死!」

創2:25 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并不羞恥。

創3:1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
   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契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創3:2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契,
創3:3  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契,也不可摸,免得
   你們死。』」
創3:4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創3:5  因為神知道,你們契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創3:6  于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
   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契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契了。
創3:7  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
   子為自己編做裙子。

  我想我們首先要小心的是,聖經記載某人的意見,沒有明確說是真是假時,
不一定就是真的。聖經只是記載他們說了這些話。比如,我們對照3:1節蛇的
話和2:16∼17節神的命令可以發現,蛇的話并不是事實。又比如,這里夏
娃斷定為「智慧」的這個詞在希伯來文里是sakal,和箴言書常提到的「智
慧」hokma并不是同一個字。這里強調的是「卓見」,「敏銳判斷力」的意
思。而且,且不說前面亞當命名的工作需要多少的智慧和知識,單從夏娃在摘果
子之前的判斷美丑好壞,就可以知道夏娃并不是沒有分辨能力的。最后,上帝在
2:17節宣布禁令的時候,實際上已經假設(或者賦予)了人選擇的能力,即
人已經知道順從上帝(不吃)的結果是好(善),違背上帝(吃)的結果是壞(
惡)。所以這并不是一個關于能力的問題,而是一個關于意志的問題。

  進一步考察原文和當時的語言背景更可以支持上面的推斷。在原文里面實際
上是「知道」善惡,不完全是「分別」善惡,更不是如提問者所說的擁有智慧。
希伯來人的「知道」往往不僅包括頭腦的知識,也包括行動上的判斷。所以能「
知道」善惡的意思是說以自己的判斷來決定善惡。而「善惡」在希伯來文常是用
來表達「一切」的方式。比如最明顯的聖經例証如撒下十四:17、20節。所
以「知道善惡」的意思并不是指分別善惡的能力,而是指象上帝一樣去處理和掌
管一切的地位,希望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權,讓自己變成上帝,與造物主有同等的
地位的意愿。這在蛇的引誘的話中(3:5)也可以看出。所以,說吃分別善惡
樹上的果子是罪,不是指尋求智慧是罪,而是指人以受造之物的地位,拒絕造物
主,試圖與造物主同等,超越本位、越軌,這才是罪。其結果必定是死,因為上
帝是賜人生命的源頭,拒絕上帝就意味著拒絕生命,結果從定義上就是死。所以
甚至可以說在上帝宣布禁令的時候,與其說是一個懲罰的警告,毋寧說是陳述一
個事實。

  也許有朋友會根據3:7亞當夏娃對裸體一事的反應,認為他們分別善惡的
能力的確提高了。其實參照2:25節可以看出,二人并非在這之前不知道自己
裸體,也并非沒有對自己的裸體下判斷。只是判斷的結果,原來是「不羞恥」,
現在是「羞恥」。換句話說,他們是在以自己為一切的判斷標准以后,才認定裸
體是羞恥的。實際上,許多聖經學者在2:25節看到的,是亞當夏娃以神為判
斷善惡的標准時,夫妻之間親密無間,存著赤子般的坦誠﹔而在3:7節以自己
為判斷善惡的標准時,二人則產生了隔閡。

  上帝并不是不要人知道,不要人尋求智慧。實際上是正相反。問題的關鍵在
于,人是上帝造的,不是上帝被人造的。造物主是上帝,賜生命的主是上帝,善
的本體,來源,唯一的標准,也只能是上帝,人所能擁有的一切知識、智慧的來
源,也只能是上帝。因此知善惡要有正確的原則,要在上帝的旨意里面,必須從
知識源頭,而且要依據恰當的時間順序,才能正確的知善惡。上帝不是不要人知
道,而是上帝不能違背自己,所以人不能變成上帝而成為知的源頭、啟示者,而
只能是知的接受者。人不學,就不能知,這是顯而易見的事。人能否有知道的能
力(接受知識),和人能否成為知識的源頭,是兩回事。“如何知”的知識論問
題其實一直是哲學最重要的話題之一。回到創世紀記載的事件來考察,實際上,
當我們在站在同情亞當夏娃和蛇的立場,對上帝作為終極判斷標准的賦予者開始
質疑的時候,我們就掉在了與他們同樣的知識論混亂里。我們仔細分析蛇的話,
可以看到它說的其實是:我知道一些你所不知道的關于上帝的事情。在正確的知
識論下面,亞當(或者夏娃)對蛇第一個反應應該是:你是怎么知道這些關于上
帝的事情的?當然事實上只有上帝才是一切關于上帝的知識的來源。這樣,除非
先入為主地假定上帝是撒謊的,這一句話就可以抵擋住蛇的誘惑。所以上帝并不
是不要人知,或者在搞愚民政策。這是蛇的話。

  現在,上帝既然不是不要人知道善惡,那么上帝設立分別善惡樹的目的是什
么呢?是不是如果上帝不設立這么一棵樹,就可以萬事大吉了呢?我想我的理解
是:不,分別善惡樹是必須的。我想從兩方面來說明這個原因。首先從創造和被
造的關系上來看,我認為分別善惡樹的設立是必須的。從上面的分析我想我們可
以同意,實際上,這棵分別善惡樹究竟是怎么樣的一棵樹,有什么具體的物理屬
性,比如多高,多大,果子有沒有毒等等,其實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在于這棵
樹所表達的意志的意義。如果從分別善惡的功能上來說的話,這棵樹與其說是賦
予亞當夏娃分別善惡的功能,不如說是行使分別亞當夏娃善惡的功能。只要亞當
夏娃堅持住,不吃樹上的果子,他們就是保持在神的旨意和誡命里面,因而是善
的﹔從他們吃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是背離了神的旨意和誡命,因而就是惡的。而
且,離棄了神,就是離棄了生命的源頭,所以當然吃的日子就必定死。這樣,從
創造和被造的關系上面來看,有這樣一棵分別善惡樹,是表達被造的要順服于創
造的旨意這樣一個創造與被造關系的必須。這里,我想有兩點需要解釋一下我這
句話的意思。

  第一,我說:“被造的要順服于創造的旨意”時,我的意思不是說,被造的
被要求一個「主動」的順服,而是說,被造的一定會滿足一個「被動」的順服,
一個不得不。即不是must,而是have to。這是指著創造者的超越性
和主權來說的。我想這可能會引起的一個反對是,受現在很多科幻作品的影響,
一些人會認為,特別是現在由于人工智能科學的發展,機器人有一天會脫離作為
其創造主,人的控制,甚至反過來控制人。這似乎是說被造的可以不必然順服于
創造的旨意。我對此的回應是,這實際上不是在被造地位的機器人的“意志”控
制了在創造地位的人的意志,而是在創造地位的一個人或一些人的意志控制了在
創造地位的另一個人或一些人的意志。而這種情況之可能發生,又正是因為人是
被造而有限的。

  第二,我說:“分別善惡樹是表達這個關系的必須”時,我不是說,為了要
顯示上帝與人的這么一個造與被造的關系,上帝另外「附加」了這樣一棵樹來表
達。而是說,上帝與人的這個創造與被造的關系,就必然「要求」一個表達,一
個人可以理解的表達。這個表達,就是這棵分別善惡樹。是因為上帝和人的這個
創造和被造的關系已經先存了,所以才會有這棵樹來表達。而不是因為上帝與人
之間有這么一棵樹的存在,所以上帝與人的創造與被造的關系才存在。所以,創
造和被造關系表達的必然,就是這棵果子不能吃的分別善惡樹,因為吃的日子就
必定死。所以,不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就意味著承認這個造與被造的關系﹔
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就意味著否認(或斷絕)這個生命的源頭與接受的關
系,結果就是死。

  上面我從上帝與人的創造與被造的關系上討論了分別善惡樹的必要性。我們
還可以從人道德的必須性上來看分別善惡樹的必要性。我們通常說,自由是道德
的必須。我對此的簡單理解是,道德講的是一個人「應該」如何,是在沒有必然
約束下的可能選擇,是should。與此相對的是「是然」約束,是沒有選擇
的「必然」,是have to。舉個簡單例子。比如說我們通常認為,認識的
人見了面打個招呼是道德的表現。這里,選擇打招呼或者不打招呼必須是沒有任
何約束或壓力的情況下作出的。如果是遇到了上司,為了討好而打招呼,則這個
打招呼就不會被認為是屬于道德的。上帝賦予人自由,就使人有了道德的價值,
因為自由意志使得行善成為可能。一種行為除非是有意行的,就不能算是罪惡或
善行。比如,我們愿意女友是本于她們自己自由的意志選擇愛我們,而不是迫于
壓力,或者為著某種另外的目的(意志的選擇不受制于別的束縛)。所以,上帝
賦予人以自由意志,是為了讓人可以行善,即有道德的價值。擁有自由意志即擁
有不受壓力或干擾而選擇的權利。分別善惡樹的設立,就使人的自由意志有了可
以選擇的對象,或表達的機會。

  這里需要強調的是,人有自由意志,指的是人有意志的自由選擇,并不是指
人的意志有不受限制(比如空間或時間)的自由度,也不是指人的意志有絕對自
主性,即不能成為絕對標准的設立者。事實上,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正是為了
使人可以達到道德的標准,而不是使人設立道德的標准。所以上帝賦予人自由意
志,并不意味著人不需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而是恰恰相反,如果上帝是公義的
話,就必須審判人的選擇。舉個例子,在考試中,面臨選擇題的時候,考生有意
志的自由可以選擇任何一個答案。但是正確答案只有一個,所以選擇錯了就要扣
分。另一方面,如果考生沒有自由意志,可以經過思考以后,運用自己的自由意
志選擇那一個正確的答案,而只是機械地照抄標准答案,則即使全部是對的,也
沒有意義。

  深入思考自由的涵義,我們還可以進一步了解到,不僅分別善惡樹的設立是
必須的,人之被蛇引誘,受試探,也是必須的。「自由」本身不是一種助力,也
不是一種阻力,而是一個可以不受干擾地選擇的權利。我說「我給你自由」,不
過是說,「我不干擾你的選擇,無論你選擇的結果是我所希望的,還是我所不希
望的」。同樣的道理,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時,也就賦予人不受上帝干擾而選擇
的權利。所以,人的選擇就有順服和違背上帝的旨意兩種可能性,換句話說,上
帝賦予人自由意志的同時,就賦予了人犯罪的可能性。如果沒有試探,人就不知
道有選擇背離上帝,或者說,犯罪的可能性,因而自由意志也就無法體現。就好
象考試中選擇題,試題在提供正確答案的同時,一定會提供几個似是而非的錯誤
選項。而考生如果駕御自己的自由意志,使之歸向正確的答案,則他的選擇就是
真正有意義和價值的。

  實際上,綜合上面兩方面,我想我們可以說,正是因為上帝與人的創造與被
造的關系,使得二者有本質的差異。上帝是義的本體,善的本體,這個差異就使
得人必然有不義、不善(即惡)的可能性,這就是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使之可
以歸向善的原因,也是人可能用自由意志犯罪的原因。但是可能犯罪并不就是必
然犯罪,就好象刀可能用來殺人,但并不必然用來殺人一樣。而上面我們看到,
自由意志之被受試探也是必須的。這一點,從聖經中的啟示中我們看到,就是耶
穌基督也要受試探。同樣我們明確的是,受試探是必然,并不表示必然為試探所
勝。就是耶穌基督作人子時,也要受試探,在苦難中學習順服,并以進到完全。
但是耶穌基督雖然在凡事中受試煉,卻并沒有犯罪。所以這個經過試探而達到完
全是絕對必須的,是作為受造之物的人進到完全所必須經歷的一個階段。創造、
墮落、道成肉身、得救、成全,被造的人在這個過程中透過救贖達到義的成全,
是絕對的必須。

  最后我想要處理的就是上帝既然是全知全能的,那么亞當夏娃犯罪,上帝有
責任嗎?我想前面我們已經說明了,人在選擇犯罪還是不犯罪的時候,上帝不能
干預,因為上帝賦予了人自由意志。但是毫無疑問,上帝是預知人會犯罪的。而
上帝預知的事情就一定會發生,所以人犯罪是一定會發生的。那么人犯罪上帝沒
有責任嗎?對此我想我們只要看到,預知并不產生罪,而只有用自由意志選擇罪
才是罪,所以人犯罪是由于自己(誤用)自由意志的結果,并不是上帝的責任,
雖然上帝預先知道人一定會選擇犯罪。上帝仍然要審判人的選擇。

  綜上所述,我想我們可以說,上帝預先定下了分別善惡樹賦予人自由意志,
上帝預先知道了人一定會吃樹上的果子犯罪,上帝也預先定下了十字架救贖的道
路,使得上帝預先揀選的人可以透過救贖進到義的完全,這就是上帝永恆可稱頌
的旨意。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Sat Jul 11 14:10:28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