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基督徒集 非基督徒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科學與宗教的“恩怨”

作者: 宇天

最初發表: 《華夏文摘》第三八一期(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七日出版)





  一般認為,科學與宗教只會有“怨”而無“恩”,因為“無神”或“有神”之
分已注定使二者互不相容,盡管二者都宣稱以增進人類的幸福和睦為目的。但歷史
和生活實踐卻為我們描述出另一番情形:執迷於宗教而蔑視怠慢科學者,生活及民
智少有長進。例如一些中東阿拉伯國家和印度次大陸上的某些國家地區。徹底拒絕
宗教的國家如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大陸和斯大林時代的蘇聯,科學卻也未獲得全面健
康的發展,生活和民智也進展不大。倒是走出了“黑暗中世紀”500多年的西方
文明,卻出現了科學與宗教在社會生活中并行不悖,各領風騷,互有補充,共促發
展的“奇妙”局面。

  “宗教”乃是人類對自身命運及外部世界的“不可知性”所嘗試提供的一種外
在解決。而“科學”則代表了人類試圖將上述“不可知”變成“可知”的自我努力
。二者在基本原則上確實是互不承認,涇渭分明的。於是如果在所謂嚴格的“原教
旨教徒”面前大談“猴子變人”式達爾文的進化論,對方一定頗為惱怒光火。而如
果在以“徹底的唯物科學”自居的馬列主義者面前鼓吹宗教教義,則難免會被指責
為“販賣毒害人民的精神鴉片”(譬如,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最近還當眾發表了一通
對藏傳佛教毫不理解的議論)。

  於是我們也就不難發現:現代西方社會中科學與宗教并存并進的現象,是二者
長期歷史過程里妥協折中的結果。而妥協折中,則是哲學上經驗主義和實用主義的
特征,再加上與人文主義和個人主義的互動。前一段曾受美國總統之邀在白宮發表
未來展望演說的英國著名天體物理學家,被譽為“當代愛因斯坦”的史蒂芬。霍金
爵士,就稱自己是一個“謹慎的無神論者”,即其“無神”觀念可以有靈活和彈性
,絕非徹底無神。

  針對人類生活中存在的諸多兩極分化現象,古往今來的哲人智者都曾為此探討
提出過許多化解紓緩之道,東方從古代孔老夫子的“中庸之道”到當代鄧小平先生
的“一國兩制”,西方則講究“寬容”和“必要的張力”。而科學與宗教在西方社
會中的關系,就典型體現了“必要的張力”原則:即在兩大對立力量之間建立相當
規模的中檔空間,而非以取消滅亡兩極中的某一極為目的。并努力將單向片面的“
極力”有效轉換成雙向全面的“張力”,即一種優化良性又相互制衡的合力。注意
,這里我們使用“張力”而非“平衡力”的概念,因為前者更強調自主能動基礎上
的“均衡”,而後者則有籠統求穩乏變的傾向。

  西方社會中科學與宗教之間的“必要的張力”至少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對宗教采取信仰但不迷信依賴的態度,這時候宗教反而可能對科學追求
產生激勵作用。古希臘哲學家和思想家亞里斯多德認為科學產生於“驚異”:人們
對自然和社會現象的困惑與驚奇,激勵了好奇心與求知欲。而宗教對許多形而上“
不可知”的關懷,便有助於啟發人的思維走向,開拓思想空間,激發出類似“我(
世界)是誰(什麼)?”,“我(世界)從那里來?”,“我(世界)到那里去?
”等充滿“驚異”的重大問題。總之,關心宗教所提出的問題,卻不滿足宗教所提
供的全部解釋,認為“在這世界上上帝的工作要靠我們自己來完成”(美國前總統
肯尼迪語),不喪失人的自我能動性,便為科學提供了施展的機會和“張力”。

  其二,宗教使心靈深刻,科學讓智慧蓬勃。在信仰但不執迷的基礎上,宗教還
可以幫助人對宇宙,生命,自然等存在產生一種由衷的“敬畏感”和“秩序感”,
多為人提供一些心靈的安謐,深邃和專注,少一些膚淺的狂妄或庸俗﹔增強人的自
立信心,責任感,和對使命的追求。而且,為了接近“天國”,就要更多更好地了
解“天國”,不斷提高人自身的智慧程度,創造出更多科學的理論,手段,工具和
方法,不斷增進社會和個人的幸福,自由,和發展,不辱上蒼賦予每個生命的權利
和義務。

  其三,政教分離防止宗教的極端化傾向,倫理功能抵制“物化”風氣。西方文
明從“中世紀”几百年的愚昧倒退中汲取的深刻教訓便是:政教必須分離,不能讓
宗教全方位地控制占領社會及個人生活。因為宗教的極端分子便有可能利用行政手
段將其“先驗結論”強加於人,破壞了“必要的張力”,由此窒息了社會的全面多
元化正常發展。從遭羅馬教會火刑處死的布魯諾,到橫遭教會迫害的哥白尼和伽里
略,科學的“日心說”為戰勝謬誤的“地心說”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對“中世紀”
撥亂反正的“文藝復興運動”的口號便是以人權代教權,以科學代神學,以“多元
”代“一元”。

  几經歷史的演變,宗教在今天的西方社會中仍有其“必要的張力”:發揮著安
撫人的心靈,增進人的道德和責任感,融合改善社區紐帶,發起慈善行為,發展醫
療保健,普及初級,中級和高級教育,矯正由於科學發展產生的某些諸如“泛物質
主義”和“機械主義”的負作用等功能。在社會倫理建設方面發揮著積極重大的作
用,與加強法制管理相互配合,共圖社會的穩定和諧。

  當然,科學與宗教在目前西方社會中也非百分之百合拍。譬如教會學校就一直
存在到底該教給學生“亞當,夏娃”還是“猴子變人”的有關爭論,宗教的各派系
之間也猶存成見與隔閡。但從大局著眼,歷史証明科學與宗教是可以各司其職,共
存并進的,而且對社會發展確有益處。對那些習慣了“不是東風壓倒西風,便是西
風壓倒東風”思維方式的人們來說,了解一下以上觀察和結論可能會有好處。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8:14:52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