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說“教”

作者: 基甸

最初發表: 南開大學BBS




在 donie (Leo) 的大作中提到:

〉反教難成什么局面, 是因為, 它不象宗教有那么嚴密的組織, 一致的主張.
〉烏合 之眾也許是群情激昂, 細聽之下, 說什么的都有. 至于"以教反教" ,
〉到是深知此中的弊病. 宗教總是具有難以避免的排它性, 缺少那么一點點
〉包容.   

兄是不是誤會了人瞎子“以教反教”的意思?:)

第二個“教”當然是指基督“教”,可第一個“教”恐怕不是明顯的(世界
上公認比較“體面”的“宗教”之一的)“宗教”,身在“教”中而渾然不
知的朋友本來是認為“宗教”都是“愚昧、迷信、不理性”的,哪知道自以
為“理性”的自己卻也掉在這迷信而不理性“教”字里面。:)

據說“宗教”這個詞咱們是跟著日本人這麼翻的。有些學者認為如果真的按
中國文化來翻,應該翻成“禮”字,就是孔“老二”當年念念不忘要“克己
”而“復”的(周)禮。其實周禮里面很多內容確實是講祭天的祭祀儀式的
,而其中好多“規矩”跟聖經舊約里面關于向上帝獻祭的定規有驚人的相似
之處。。。

我們很多基督徒朋友不太喜歡被稱為“教徒”,當然有它的道理,不光是因
為這個稱謂太混淆、不清楚是什麼“教”。大概由于某些“歷史上的原因”
吧,這個“教”字似乎不是那麼“好”的字眼,君不見人要討厭某種宗教信
仰,想讓持這種信仰的人“閉嘴”最“常用”的招數就是指人為“教徒”、
“傳教士”什麼的么。當然試圖否定基督教本身也是一種“宗教”是沒有什
麼意思的,因為任何“宗教”都能夠這麼宣稱(以前在國內接觸過一些搞“
東方神秘主義”的人,本來完全是“宗教”性的,可人家堅持說人那是“科
學”,咱也沒什麼好說的)。更重要的是,“宗教”的傳統、儀式。。。本
身并不能讓我們“得救”,或者說解決人跟上帝的關系問題:聖經里從來沒
有說人可以僅僅靠守某些“傳統”或者“宗教儀式”(being “religious”)
而得救,耶穌斥責“文士、法利賽人”,也正是因為他們徒有“宗教儀式”
和“守律法”(“教條主義”)的外表而沒有誠實悔改、順服上帝的內心。

關于信仰跟“信教”,請讓我再抄一小段文字。這是一位“主內弟兄”的一
篇文章(蔡選青《超越宗教》)中的一小部分。



〔蔡選青:超越宗教〕

。。。
基督信仰與宗教的一個最大也是最根本的區別就是:我們不是
信一套基督教的宗教教義和形式,而是得到一個屬天的新生命
。當年的共產主義就其理論和理想來說,美好崇高,許多道理
并不遜于基督教的某些教義。但是這畢竟只是一種知識、一套
道理,根本不能也無權賜給我們生命,充其量不過是改變我們
一些思想和行為。

從主耶穌來到這個世界上一直至今,這個從天而來的新生命一
直就與人的宗教傳統發生沖突。所以說,一個重生的生命者與
宗教傳統完全合拍,倒是一個不太正常的現象。

我們信主后,不管愿不愿意,都不知不覺的涉入宗教。我們被
教導如何做一個基督徒,主日去教堂做禮拜,參加查經班、詩
班。。。,也開始實行十一奉獻和在教會內外做一些“好人好
事”,等等。這些也是必須的經歷。但我們中間有些人漸漸從
內心深處開始不滿足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似曾相識”,令我
們想起當年盛行中國大陸的一些形式化、教條化的東西。原來
我們是在“人的殿”中看到人的東西,現在我們是在“神的殿
”中仍然看到人的東西。當初被神吸引的強烈渴慕與面對的某
些僵化的宗教現象產生了日漸增大的反差。

其實,這些必須面對的宗教困惑提醒我們這些“天路客”應該
將我們的信仰超越復雜的“宗教現象”,盡早准確扎實地定位
在主自己和主的話語上,從“信教”進入“信主”,從道理進
入生命。

宗教就是人找神。人生來就有宗教心理(一種宗教本能),人
的天性就需要宗教,建立起宗教來滿足自己的宗教心理。第一,
宗教終止了我們的投射本能向生命源頭(神自己)的投射,有
其麻痺人心的功能。在這意義上,“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
不無道理。第二,宗教有一整套規范化的教義和形式,供人學
習模仿。這樣,很容易根據一些“人的吩咐”和“人的遺傳”
,漸漸步入假冒、偽裝和修行。第三,宗教也同樣需要有一種
組織,好讓每一個人在同前有表現,無形中形成互相監督、互
相挾制,讓人的眼光注意在人的評價上,讓人的虛榮心互相得
到滿足,也迫使人“違心”地做一些事和說一些話。。。

神的靈是自由運行的,這是神的主權。但人的本性(罪性)喜
歡將自己以為善的東西固定化、規范化、制度化,簡言之,偶
像化。有些東西在某個歷史階段曾經是極好的屬靈祝福和帶領
(例如某種崇拜、聚會方式),但一旦被人固定成一種僵硬的
宗教形式,就會限定聖靈在現階段的自由運行和自主帶領。

對個人而言,宗教是一種無形的控制力量,或是輿論場(經過
毛澤東時代的人比較容易明白)。生命的超越則是對自己的這
種宗教意識的超越,是一種靈性的超越。這種超越的基礎在于
一個重生得救的生命,一個被聖靈開啟了的眼睛﹔而這種向上
超越的動力來自主耶穌自己的吸引和聖靈的引導。“你們從主
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里,并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
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
恩膏的教訓住在主里面。”(約壹2:27)超越不是離開教會。
肢體生活中有不少愛人愛主且聖潔的弟兄姐妹,身在教堂,心
在主耶穌。他們已經超越了自己的宗教意識,不落在宗教的俗
套里,時時處處都活在恩膏的帶領之下。他們在外表上看上去
與其他“教徒”差不多,但他們臉上的“帕子”已經拿去,他
們已經進入“幔子內”。其實,每個教會,甚至在更“形式化
”的天主教,都不難發現這種超越了宗教形式的弟兄姐妹。

您問“基督教的道理究竟等不等于聖經的真理?”我自己認為
,唯一的基督教的真理就是聖經,任何聖經以外的“基督教的
道理”都是人的吩咐和人的遺傳。感謝主,正是這本活的聖經
,正是主耶穌今天還活著,正是我們活在神找人的恩典時代,
才讓我們有超越宗教、見主耶穌的可能。。。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20:23:00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