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回應《梵蒂岡向猶太人道歉》

作者: 基甸

最初發表: 南開大學BBS

【在 llc (瀏覽虫) 的大作中提到:】
梵蒂岡向猶太人道歉

多謝瀏覽虫轉帖。我覺得這篇文章中涉及“基督教”的部分有一些誤
解、偏見。因為常常在網上看到類似的說法,所以好象還是很普遍的
觀點。盡管文中所述歷史事件可能是確實的,但是帶偏見的“解釋”
恐怕還是有點“誤導”--當然作者的“歷史觀”必然帶上他自己信仰
的“有色眼鏡”,所以看法不同也是“合理”的。

  然而,在近兩千年中,對世界做出重大貢獻的猶太民族
卻在西方備受歧視,屢遭迫害。溯根求源,就不能不說到基
督教與猶太教的恩怨史。早期基督教原是猶太教中的一派,
在公元一世紀後才脫離猶太民族成為獨立宗教。而一旦與猶
太教分手,信“新約”的基督徒便與信“舊約”的猶太人陷
入嚴重的對立。

我不知道那麼多人常常不假思索地說的“基督教原是猶太教中的一派
”究竟是什麼意思。基督教跟猶太教信仰的確有一些歷史淵源的聯系
,但是這里的“底線”是:這畢竟是兩個不同的信仰。要說“對立”
,在信仰上應該是有一些,但是信仰的差異并不一定等同於“宗教”
互相仇視那樣的“對立”。撇開這個混淆不談,這里的所謂“信新約
的基督徒與信舊約的猶太人嚴重的對立”也根本就是不懂什麼是“舊
約”“新約”。不管怎麼說,“基督徒”也都是既信新約、也信舊約
的。最根本的是,新約與舊約同是上帝的啟示,雖然有“漸進性”,
但是卻是非常內在一致的,毫不矛盾。關於這方面的觀點,請參考小
弟“新約與舊約”一帖。這里不再詳細分析。

  基督徒認為猶太人不承認古代先知預言的彌塞亞(意為
救世主,指耶穌基督),是一種罪惡,進而把耶穌之死歸罪
於猶太人,從而造成排斥猶太人的宗教狂熱。隨著基督教在
西方統治地位的確立,失去家園的猶太人長期被排猶主義所
籠罩,處在社會的底層和邊緣。當然,歷史上的排猶事件并
不能完全歸因於宗教動機。在納粹德國,希特勒鼓吹雅利安
種族優越論,對猶太人進行慘絕人寰的大迫害和大屠殺。這
種行徑與宗教隔閡不能相提并論,但相沿成習的排猶主義也
確實為希特勒的種族主義提供了感情基礎。歷史積怨與二戰
往事成了世界兩大宗教間難以排解的塊壘。


不承認耶穌就是舊約里預言的救主的不光是猶太人(反過來今天的猶
太人中間也有相信耶穌就是彌塞亞的)。耶穌基督的死,表面上看是
經過羅馬人(!)和猶太人的手,但是他的死既然是擔當全人類的罪
,從本質上來說殺死耶穌的也有你、有我,我們的罪性才是真正的凶
手。排猶主義最主要的恐怕還是政治、經濟、文化、種族。。。的動
機,的確不能全盤推到“宗教”的身上。更重要的是,如果所謂“宗
教動機”是暗示聖經有這樣的教導,或者說基督教信仰(要談真正的
基督教信仰當然要回到聖經--參見小弟“回到聖經”的舊帖)有這樣
的“教義”,那絕對是大錯特錯。除非是為了丑惡的目的故意曲解,
聖經里面關於信徒應該怎樣對待猶太人的教導是非常清楚的,而恰恰
是跟排猶主義南轅北轍的:祝福猶太人的一定受上帝祝福,詛咒猶太
人的也會受上帝詛咒。。。(上帝當初跟亞伯拉罕立的這個“約”在
歷史上也是“屢試不爽”--從古到今,迫害猶太民族的王朝國家政權,
包括希特勒,最終都“沒有什麼好下場”,而以如此少的人口,如此
小的版土,以色列歷經几千年卻仍然沒有徹底亡國或者被種族消滅,
在1948年居然還能成就聖經里面曾經長期被嘲笑沒有兌現的預言--復
國,讓世人大跌眼鏡,這本身就是個“神跡”。。。)我發覺象這樣
隨心所欲地“解釋”歷史根本就不顧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內涵,不過
是對歷史持一種完全是“為我所用”的“相對主義”的態度罷了。再
加上這里“西方”跟“基督教”、歷史上的“天主教”與現實中的“
基督教”等等的混同,思想上就更是一團槳糊。據說在美國的二戰期
間納粹對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 紀念館(我還沒有去過)里面
放的有關電影也有這樣的暗示,而且好象還試圖暗示希特勒的思想是
受了“基督教”的影響,可見這主要是一個不同信仰的“歷史觀”的
問題,“東方”“西方”都差不多。希特勒也許真的還口稱上帝或者
過引用聖經,不過如果那就算是“基督教”,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了--聖經里面連魔鬼也引用過聖經!如果我們去看希特勒自己寫的書
,就能了解他說的“上帝”根本就不是基督教信仰的上帝。今天西方
一些政治家也還是有常把“上帝”挂在嘴邊的,但是我們都知道那不
過是“做秀”而已,就象那些江湖騙子“大師”們老要講自己根本不
懂的什麼“佛”“道”“耶穌”一樣。(順便說一下,愛因斯坦也有
很多關於“上帝”的“名人名言”,如果不仔細看,跟基督徒的說法
也差不太遠。網上曾有反教人士駁斥那些硬說愛因斯坦是“基督徒”
的人,撇開挖苦的語氣不說,駁得還是有一些道理的--“相信有一個
‘上帝’存在”跟“是基督徒”可能還差很遠呢。。。)今天在美國
、在“西方”,一些狂熱的“反教士”拼命想把holocaust 跟基督教
信仰這麼“聯系”在一起,其動機當然是抹黑“妖魔化”基督教信仰
,然而他們忘了,或者是故意不提,如果真要尊重歷史,二戰期間就
連天主教的信徒也曾經投身於營救保護猶太人的活動,更不要說那些
為救猶太人而坐牢甚至犧牲的基督徒了。有一本叫《密室》的書(應
該也算是名著)講的就是作者一家這樣的親身經歷。說到納粹德國,
在當時全德國大多數人都被希特勒搞得“走火入魔”的時候,真正有
足夠的道德勇氣和清醒的頭腦站出來反對納粹希特勒的德國人很少,
其中卻有信仰基督的人,德國神學家邦霍華(D. Bonhoeffer )就是
一個例子。邦霍華最後因為參與反對納粹的抵抗運動而被判為“叛國
罪”并被上絞架,前(?)年德國柏林法庭才給他“平反”。

  這次梵蒂岡用官方文件的形式談及與猶太教的關系,主
主要是對二戰這段歷史給個說法。對此,梵蒂岡并未直接承
認當時的教皇有過錯,而是說在納粹排猶時,很多國家把猶
太人拒於國門之外,與對猶太人懷有敵意或反猶偏見有關。
而在排猶主義問題上,梵蒂岡對字眼摳得更緊,承認反猶太
教不對,但堅稱反猶太教與排猶主義是兩碼事。文件最後的
說法是“在天主教會內部長期有一種對新約的錯誤解釋,造
成了對猶太民族的敵對感情”。


梵蒂岡或者任何一代的教皇根本不能代表“基督徒”或者廣義的“基
督教”,這是比較顯然的事情(請參考以琳的有關舊帖)。“梵蒂岡
”,或者說“天主教教庭”歷史上的確有過不光彩、違背真正的基督
教信仰的事情。如果說教庭在這件事情上為排猶主義提供過“思想基
礎”,那麼承認這是“對新約(應該說是對聖經,包括舊約)的錯誤
解釋”倒是非常實事求是的態度。至於“基督教”與“猶太教”在信
仰上的分歧,跟“反猶太教”及“排猶主義”確實是兩碼事。

  世間大多數宗教原本是勸人行善的。而直到今天,宗教
矛盾還在引發流血沖突。宗教領導人如都能為化解宗教冤仇
做點事,讓新世紀成為和平的世紀,將功德無量。


宗教仇恨、宗教戰爭。。。正是人們偏離真正的信仰“走火入魔”的
結果,也正是人類“罪性”的明証。在這一點上“東方”“西方”、
各個“宗教”基本上是“彼此彼此”。要“化解宗教冤仇”,靠的不
是什麼“宗教領導人”,而是一般“信徒群眾”回到真正的信仰上來
,有不“隨風搖動”的信仰根基。沒有來自“天上”的超越的愛,“
讓新世紀成為和平的世紀”終究只是一個善良的愿望而已。梵蒂岡此
舉如果是真誠的,是為了糾正歷史上的錯誤,那當然是值得贊賞的。
然而今天西方媒介及其背後的某些政治勢力、利益團體拼命抹黑基督
教信仰,并不是出於什麼善良的“世界和平”的動機。說穿了,無非
是要徹底摧毀象基督教信仰這樣有絕對道德標准的信仰,好為他們自
己絕對的“道德相對主義”的信仰鋪平道路。(有這樣的動機,除非
基督教從地上消失,教皇再道歉也沒有什麼用。。。)“排猶主義”
的指控不過是人家的一個“手段”。我們如果希望有自己的獨立思考
對這個“動機”不可不察。

實際上,如果“道德相對主義”被徹底絕對化,一切都是“多元文化
”的差異,無所謂對錯善惡,那才是為各種丑惡的“主義”與種族、
文化、宗教之間的互相仇恨提供思想基礎。那樣的信仰下,納粹、排
猶、宗教仇恨。。。又憑什麼說是錯誤丑惡的呢?“世界和平”的愿
望是善良的,但是如果沒有真正的思考明辨,象這樣人云亦云,恐怕
善良的愿望還是帶不來善良的結果。沒有真正的對歷史的“殷鑒”,
不幸的歷史還會重演。愿我們大家三思。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hu Jul 9 22:48:00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