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多元與一元的歷史成因

作者: 陳韻琳 (gospel)

最初發表: 信望愛BBS




一、西方政治

 因為psycho前文論述社會中的「愛與正義」的實踐,引証了西方基督
教信仰中思維邏輯的貢獻,我只補充宗教與政治之間的平衡張力的歷史
部份,正是這「超越的秩序意理」沒有被收編成功,造成今日西方思維
多元化的重要成因之一。

  遠在中國的春秋戰國時代,基督教所源出的猶太國家,就發展出一
種制衡制度。三足鼎立中,其中一角是君王統領天下,另一角是祭司透
過宗教來帶領百姓制衡君王,第三角是先知系統,他走出宗教傳統,呼
吁人不要被儀式麻弊,回到宗教內在最心靈的誠實。最特別的是先知,
他不只罵君王,也罵祭司。理由是,人人都有罪。而先知是絕對沒有宗
教勢力與政治勢力的第三種制衡力量。他自己經常披麻蒙灰,以表示與
百姓共同承擔罪責。

  所以當時有一種全國性的「贖罪日」,祭司要先為自己,然後為全
國贖罪。

  「先知系統」,一直是至此以後政治結構中的「開放向度」,是一
種超越體制的「超越性秩序義理」,他們全指向社會的愛與正義的期望
,但源出都是宗教信仰對「超越向度」的開放。

  至於中古時期教會史的混亂,有蠻大一部份原因是「先知」系統的
消亡,直到馬丁路德改教,回到信仰本質,人人在神前平等,才開始重
返「三角制衡」的思維模式。說馬丁路德有功於民主,跟新教倫理一樣
,是從根本改變了「思維模式」。而很明顯的,這種思維模式也帶出「
社會正義」的概念,要求從制度從法律上不斷修正,以達到人人平等、
維持社會的正義與愛的概念。

  馬丁路德如此、約翰魏斯里如此、林肯如此、馬丁路德.金如此...,
這不止是一種敢向體制抗衡的勇氣,其背後也有「先知系統」帶出來的
超越性思維,超越政治、甚至超越「宗教體制」,而像古早先知一般殉
難者,也比比皆是!

二、中國歷史

【殷商時代的宗教收編】

  中國最早出現的宗教是「自然神」,是對山川風雨神等的崇拜。這
些自然神有它們自己的階級,高神統領低神,在陳夢家「中國青銅時代
」的研究中提及,自然神的階級,其實是完全反應商朝廷的階級的,在
最高的「至上神」之下,風雨山川各有其權勢與上下隸屬關系。殷商是
個很大支的氐族,可以說氐族的輩份秩序就成為朝廷的階級。他們非常
重視祖先崇拜,所以才會有「殷商善事鬼神」的說法。  

  在這情況下,氐族之最大祖先神與自然界的至上神,應當有某種層
度的「制衡」關系的。但是殷商中期以後,王已「不事上帝」,理由是
為統一權勢,王漸漸成了「自然神」的祭司,代天發言,代百姓行祭祀。

  我特別要說及這個,是因為遠在殷商,宗教就有倫理政治收編的現
象產生。就其因,就是政權與祭司體制的合一。

【周朝「天」含義的歧異與統一方法】

  周朝興起之初,為要叫人信服其權力超過殷商,便高抬自己所信奉
的「天神」到比自然神和祖宗神都高超的地位。

  但天之含意其實很分歧。譬如詩經中所提之天顯然有「意志」,但
左傳與國語中提及天,就很著重其「自然義」,周初大一統,周公佐政
,就已經把天的含意「道德禮法」化,并喊君王「天子」。於是君王不
僅是宗教之祭司,政治之統管,而且成為有德之天選出的有德之君。

  到東周與春秋戰國時代,天之含意又開始分歧。老庄更是把天的自
然義推演到極致,論語孟子呢,就強調天的「道德義」,所以又說「天
道」。孔孟則是在貴族間游走,所以他們對天的「道德義」,會很自然
的走向君臣與家庭倫理的禮法關系。

  孔孟對「秩序意識」的建立,是不遺餘力。道德訴諸內心,禮法表
明於其外,禮法與道德,是一體之兩面,所以格物致的講究學問,誠意
正心修身的訴諸內省,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講究家族的禮法與君臣的禮法
,并華夷之變,是「君子」整全的人格風范。

  東周以後對「天」概念最特別的是墨家,他們相信天是位格神,天
兼愛天下,所以墨家弟子都講「非戰」,并在普羅百姓間生活,最有人
人平等的「民主含意」。但墨家在當時盛行周游諸王之間,求官以施展
抱負的春秋戰國文化中,根本孤掌難鳴,所以漸漸就失傳了。 

【漢朝奠定權威政治,與政治倫常二合一結構】

  其實光看論語孟子,會覺得儒家很無辜。但從中國歷史來看,儒家
修身的道德倫理被政治收編的確是事實。這也部份說明了,儒家思想中
的確是有被統治單位收編的思想瑕疵。

  儒家第一次被收編,是在漢朝。我們都知道「漢武帝封禪」的故事
。這故事背後的含意是,「天子」透過一個近似宗教的事件,來証明自
己的有德與得天支持。而後這樣的以宗教証明政治的事件屢見不鮮。很
明顯的,會走上這一步,是因沿襲天的「自然義」與「德行義」。漢朝
不是最純正的儒家治世,因為漢朝參雜陰陽五行五德終始與災異說天命
說。但儒家竟會與這些神話結合,當然也是因為其「天道」的含意,不
是僅有道德義,也有自然義。誠意正心修身是極其的自由心証,只好以
秩序禮法來講究於外,天命神話來証諸合法。

  權威政治穩定需要有三要素:1. 君主決策的不受干預,2. 社會階
層的穩定與平衡,3. 社會角色的安分守制。 透過仁與禮法結合,華人
文化變得傾向內自省以謹守其份。個人奮斗,多元與自主性,都被視為
「爭則亂」。社會與個人全都傾向被動,他制,與他律。這種種文化,
在漢朝大一統後差不多全數定型。甚至到宋朝理學,儒家經歷一次大復
興,卻仍是走向更嚴格的綱常禮教。

  這種文化,如何面對最有可能帶來破壞力的宗教體系呢? 

【道教的受壓迫與收編】

  我們先來看道教。

  道教是華人文化中土生土長的宗教,其遠始背景當然是自然神與天
的自然義的融合。道教產生於亂世,產生於普羅百姓間,強調社會平權
,其自我合法化,就是透過神仙與靈異的顯靈,諸如符水治病祈福禳災
等。但是到東晉,葛洪把道教轉折化,也就是以神仙養生為內,儒朮應
世為外,將道與儒結合,促成官方道教,跟內修外王經學混合了,於是
官方開始鎮壓民間道教。

  在中國歷史上,起於民間的宗教團體或起義,少有善終。一因領袖
與起事者多不識字,難以智取,一為「學而優則仕」的觀點會造成知識
份子以政治為唯一的出路,倫理治世的政治觀下,「爭則亂」,「作亂
者必無德」知識份子根本只有被收編一途。

  而道教本身,卻有「自我解構」的內涵。因為這宗教的本質是跟據
「自然」,與曲解的老庄,傾向自由心証的自由神仙逍遙觀,亂世下若
有魅力領導者還易凝結,領袖一死或亂世結束,馬上各自為政不再統一
了。

  所以當葛洪將道教轉成官方宗教,便詮釋道教為「欲求仙者,要當
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若德行不修,但務方朮,皆不得長生。」甚
至葛洪對民間反官方道教信徒斥之為「召集奸黨,稱合逆亂,威傾邦君
,聲凌有司,犯上作亂」,應采嚴刑峻罰。

  雖然到此為止我一直是在交代歷史,但書寫過程其實很難受,因為
網路宗教版上,類似這樣的以倫理治世收編宗教的言論,真的屢見不鮮。

  道教到了南宋王重陽──就是金庸據本的全真道,已經完全的儒釋
道合一了。全真派為出家道士,蓄發須,頭頂挽髻,素食,重清修,講
明心見性,養氣煉丹,含恥忍辱,清心寡欲,視之為「真功」,傳道濟
世則視之為「真行」。其實是融合道教內丹,禪與儒家理學了。

【佛教的受壓迫與被收編】

  最後來談佛教的迫害與收編。

  在「中台事件輿論文本分析」一文發表後,psycho接著述及佛教的三
武之禍。這背後的原因究竟為何呢?

  佛教初始入主中國時,是相當傾向印度佛教教義的。它與政治完全
的疏離,其教義根本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入世,完全獨立自主,所以其對
立面根本不應是政治,而是他種宗教。

  在亂世時代的東晉,曾出現一則「沙門是否應向帝王禮敬」的爭議
,這是記載下來的第一次「政教之爭」,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沙門與君
王誰更有權?(明末清初,基督教傳教士一樣碰到類似的爭議。)慧遠
的回答明顯表露涇渭分明的二元世界觀:「佛教徒分出家與在家兩種,
在家者需履踐臣子與親師之道,出家人則斷一切世俗,與禮俗傳統背道
而馳,對父母并無不孝,對君主并無不敬。」

  也就是說,出家根本不需被倫理之治收編,但因與政治不涉,也不
會危及君王的統御大權。

  既然這樣,為何還會有三武之禍?主因是財富問題。佛教興盛後,
結集了民間大量財富,致使政府可以動員的經濟力量大幅減少。但滅佛
的理由,卻仍是儒家最容易扣上的帽子,魏書中說:「政教不行,禮儀
大壞。」韓愈論佛骨表則直接從財富抨擊佛教。三武之禍再一次証明,
即或不直接施壓政治,僅僅出於經濟因素,政治一樣會徹底擊毀宗教,
而與政治無涉但求自我修身與世無爭的出世教義,也不可能出來制衡政
治的無理。

  經三武之禍,到宋朝,我們經由理學,一樣看見佛教與道教的同一
結果:跟上層知識份子結合,跟儒家思想結合,儒釋道合一。儒家思想
變成超超穩定結構。  

【能批判「秩序意識」的,必須有足夠的教理內涵】

  談到這里,我稍稍作一個總結:中國倫理治世的結構下,一切學理
必須支援「秩序意識」,唯一能提供制衡可能的,必須是能超越政治倫
常,看到另一「真理」的學理或信仰,但這樣的學理或信仰勢必會受到
很大的壓迫,所以要能持續在壓迫中生存,它還必須有可以面對壓迫,
并持之以恆的入世教理。

  此外,在這超穩定結構下,內倫外政,倫政合一,其制衡不能僅憑
藉倫理觀念,還需要有政治入世的觀念。

  歷史上宗教被壓迫的事件屢見不鮮,最後結合收編進「秩序意識」
的,也屢見不鮮。若超越倫理治世的宗教不能被收編,政治一定壓迫宗
教,若宗教根本與倫理治世不相違背,政治就會對宗教采寬容政策。    

基督教相信必有一超越上帝擁有絕對真理,真理中的「公義」「平等」
法則,根本不會是與「政治」合一的「公義」與「平等」,歷史上所有
政教合一的基督教事件,都是墮落腐敗的結果。此外,基督教的正義觀
平等觀,絕對要求一種入世的實踐,近似康德的「實踐理性批判」,實
踐本身,是對正義的體會的門逕之一。這必然造成基督教的批判與堅不
妥協教理。

  更可以用以說明,面對清大事件,何以批判者往往只據一元思維作
批判,缺乏一種更超越的「秩序意識」,更有演變成「清大幫」「交大
幫」,或「女性主義幫」、「反挫幫」,「愛心幫」、正義幫」,「道
德幫」、「法律幫」....等等,討論越來越失焦,政治思維傾向越來越明
顯的互相攻訐。

  反觀宗教版,不也是很容易這樣嗎?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hu Jul 23 15:23:25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