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輪回論與神定論下的苦難觀

作者: 蘇友瑞 (psycho)

最初發表: 信望愛BBS




  在 statment分享他個人的心路歷程後,隨著 tjyang和 spring
的回應,隱隱然呈現的是基督教與佛教對『苦難』的不同觀點。這對
我而言是我最喜歡的觀點之一,所以個人又有一些心得,拿出來向大
家請教一下。

  「神定論」當然只是針對基督教,「輪回論」我只討論佛法。

  基督教的苦難觀中寫得最清楚的就是約伯記,最重要的觀點就是
:『現世生活沒有直接的賞善罰惡,人活在世上為彰顯上帝的榮耀,
可能有苦難,可能有喜樂』。換句話說,除非到了最後的審判,上帝
絕對不會惡有惡報善有善報﹔因此,今天有人遭受不幸,有時候不是
他自己的責任 ── 他的苦難也許是為了彰顯上帝的公義而有一種神
密的決定,真正的意義只有上帝知道,他活著只為了更認識上帝。

  真正的佛法絕對不會主張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的...:) 我知道講這
句話一定有人說我胡說八道,但是我們想想:『諸行無常』、『諸法
無我』、『諸受皆苦』和『涅磐寂靜』。這里隱含的意思是:還沒解
脫之前,人生的苦或樂,皆是虛妄。輪回的本體是因緣生滅,今天有
人殘障,是他的業報沒錯﹔但是,這不是『惡』報,如同前世積善業
,結果這輩子大富大貴,這也絕對不是『善』報。『善』『惡』的標
准是什麼呢?如果『善』是好的,為什麼六道里明明有天堂,佛還要
說『人身難得』呢?為什麼不要拼命擠進天堂呢?佛為什麼覺得天堂
和地獄是同一相呢?因此,輪回有其規律沒錯,但是這種規律不能拿
來當成判斷善惡的藉口,否則即是『我見』 ── 錯把現世業的流轉
當成究竟真理,這絕對完全違反佛法的。

  所以,佛法承認今世你的殘障是過去的業,但是,佛法保障你和
其他受到所謂『善』報的人一樣平等,端賴在這種業的流轉中你能不
能了解因緣生滅的道理。同樣的,今世的善事一樣不能做為下輩子生
活的保障,所以真正的佛法徹底反對『不淨施』。

  我得先強調,我不算佛教徒,以上是個人研讀佛經的心得,若有
錯還請大家強力指正!

  然而,從社會發展的後果看來,佛法這種精神,完整保持的實在
不多,這,從我這種『即使不信佛教,也期待佛法能為現世增加最多
良善』的人而言,是覺得非常難過的。


  就我個人而言,基督教的苦難觀是少數能夠超佛法的境界之思想
....:) 在此我不定義何謂「境界」,我只舉例:今天沒有人會用境
界很高來形容非洲醫生史懷哲,也不可能拿來形容德樂莎修女﹔當然
看到台灣長老教會的牧師上街頭抗爭,一定說他們「境界」淺薄﹔說
不定釋昭慧法師几次的抗爭行動,也被感覺成「境界」不高哩!..:p
基督教著重社會實踐的修行方式,几乎就注定了他們不會有什麼很高
的「境界」。當然這又是我個人的觀點.....:p 但是,我個人卻以為
約伯記的苦難觀遠比佛法的苦難觀境界要高很多。

  當我讀約伯記時,心中原本想像的是上帝會告訴約伯一堆大道理
,結果有趣了,上帝『只』告訴約伯:你能夠完全知道我的偉大嗎?
這意思是說,你如何能斷定、猜想上帝的神秘作為?所以約伯感受這
種『對「苦難」嘗試以善惡論,嘗試以目的論』的『把上帝當成人一
樣企圖猜測他的心意』之想法羞愧,轉而對上帝重新謙卑,轉而對上
帝徹底的崇敬和順服,對上帝的作為而造成自己的苦或樂『沉默』,
不再以「目的論」 ── 上帝要我做什麼偉大的見証? ── 或「善
惡論」 ── 上帝一定因為我有錯才懲罰我 ── 來質疑絕對的真理
,這種感受到絕對真理的歷程,并且確定服膺絕對真理的作為,實在
令我感動的說不出話來......。反過來,佛法嘗試去了解「善惡皆是
虛妄」的歷程,我反而沒有那麼感動。再一次聲明,這是我個人的體
驗,而且我確信我這些感受沒有『故意』不尊重佛法,希望不會造成
大戰。

  以上是分享「個人修行」上的體驗,這本來是我最不愿意談的話
題,因為我一向覺得佛法的「境界」比基督教高,所以「個人修行」
就不用談了....:p

  再來就要談令人難過的「社會實踐」層面。

  基督教的苦難觀基本的思考方式是,人要「成為絕對真理的工具
」,從而來的苦難有其神秘不可解的奧密。而佛法的思考方式則是,
「輪回中的善惡皆是虛妄」,從而來的苦難我們要避免自己陷溺進對
苦難執著的情感。

  所以,陷入苦難的基督徒可以哀號、求救、像『雙面亞當』的汪
平一樣痛恨上帝......但是,他們心靈的支持是『身為上帝的工具』
。反觀佛法則是不能陷溺、不能動心、否則隨之而來的修行可能就不
夠......他們的心靈支持是『我要超越這些苦難』。

  顯然的,佛法的方式一但失敗,最容易被利用來成為「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而欺凌弱小的可恥藉口﹔基督教的方式一但失敗,他只
會敵對上帝,不愿再當上帝的工具,不信上帝......可是他們的思考
方式從來就沒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觀念,所以不會走向與佛教相同
的路數,最可能的,就是走向:『即然沒有上帝,那我就要在現世社
會建立烏托邦。』的想法。所以從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敵對基督教的
西方文化下之人士,轉而『更』熱心於現實社會的實踐良善的人實在
不少,例如伏爾泰、『夏山學校』的尼爾校長、馬克斯(我們不管他
的方法正確與否)。反觀佛法,一但不能超越的面對苦難,什麼我是
天命,什麼我是為了消除你們的業報的觀點全部都跑出來了。今天大
陸文化大革命時期,能夠『只』因為是資產階級的後代就不論是否是
共產黨的英雄而隨意斗死,這種在西方社會變動中絕對不會發生的例
子,在我看來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家族一體觀念與被扭曲的輪回論苦難
觀有即密切的關系:「如果今天你被我斗死,那是替你爸爸還債﹔因
為你爸爸是可惡的資產階級,你就得為他而死。」這種觀念中,爸爸
的錯『可以』繼承給別人負責,這就是扭曲的輪回苦難觀﹔爸爸的錯
由『兒子』負責,這是扭曲的家族一體觀。

  當然我們要確定的就是,佛法因為誤用而造成的後果,『不能視
為佛法的錯誤』。在我的觀點,寧可相信『體』『用』二分:佛法的
基本精神是好的,這是『體』﹔可是佛法比基督教更容易被誤用,這
是『用』﹔我會期待越來越多人反省佛法『用』的問題,而讓佛法能
實踐最大的良善。

  同樣的,基督教的苦難觀當然也會被誤用成『妄想在現世建立烏
托邦』,為了一個假的真理而獻身成為它的工具,然後几次的社會主
義大實驗之悲劇也就從此而來。更不用說許許多多明明為了經濟利益
而戰卻假借成宗教信仰的名義。不過,從我這樣的思想分析,純粹以
苦難觀而論,基督教的思想的確比佛法更不容易被誤用,至少在中國
傳統文化下更不容易被誤用,這點淺見還請大家質疑。

  以社會分析的角度看來,每一個信仰被誤用的結果都可能是很可
怕的,不是嗎?........:)

  至於要相信那一種,當然又是個人體驗了,我承認我相信的是基
督教的苦難觀,那實在太吸引我了。

  以上是個人的淺見,等待大家的指正與分享了!......:)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Aug 4 16:35:01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