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整體心靈』與『斷裂瑣碎』

作者: 蘇友瑞 (psycho)

最初發表: 信望愛BBS




● 一、前言:

最近看宗教板,實在越看越沉重。宗教板發生混亂的討論,這本來是很正常
的事。然而,這些討論中卻發現一個重大的文化危機,也就是發現許多人使
用『斷裂瑣碎』來打消『整體心靈』,而且自以為那就是理性、那就是科學
。這不單單只是一個思想淺薄的問題,歷代以來思想淺薄的人總是多很多,
這原本不必驚訝。但是,思想淺薄不必然意謂得習於高舉『斷裂瑣碎』的方
式來論証價值系統的文化習慣,宗教板,甚至整個台灣bbs 文化,是如此的
充滿這種高舉斷裂瑣碎的文化習慣,這恐怕是一個深層的文化危機!

做為一個基督徒,感謝主,透過信仰,得以學習把握人類心靈的『整體心靈
』方向,更能因此比較深刻的理解古今中外由文學、藝朮心靈所反映的『整
體心靈』。有一段文字說到:



那年秋天,一只名叫歌德的貓,在浪漫時代的十字路口遇到一只名叫貝多芬
的貓。

歌德貓說:為什麼你活在浪漫時代,而不是現代或後現代?

貝多芬貓說:因為浪漫時代有無限的可能,但是我想人類走錯了方向。

於是歌德貓與貝多芬貓便在秋天的夜雨里哭泣。


沒錯,浪漫時代或更早,人類對『整體心靈』的掌握是如此深刻,而產生無
限的可能。可是,到了現代,當上帝己死宗教價值系統失去人心主要地位時
,人心卻沒有站出『全面人本主義』的高度,反而墮落向『斷裂瑣碎』的破
碎心靈,在後現代社會中哭泣苦悶。

到底什麼是人類的出路呢?這是很可以寫成厚厚几十卷書的大哉問。我在此
也只能從深深投入藝朮心靈的眼光,看看待這個『整體心靈被斷裂瑣碎摧毀
』的世紀末危機,能盡一份心力,能多一份影響,就算盡了一點本份。

● 二、整體心靈與斷裂瑣碎的現象:

在 bbs上的宗教板,最容易發生的就是『科學至上』與『理性至上』的批判
價值系統,產生一連串無交集的對話,最有趣的文化現象是明顯的許多人為
自己能如此批判價值系統而沾沾自喜。且先不論這種批判到底對『什麼是理
性?』『什麼是科學?』有沒有一點點起碼的認識,我的觀察重點在於:

當一個人立志成為『科學至上教徒』與『理性至上教徒』時,他反映了什麼
︿︿︿︿︿︿︿︿︿︿︿︿︿︿︿︿︿︿︿︿︿︿︿︿︿︿︿︿︿︿︿︿︿
樣的心靈走向?
︿︿︿︿︿︿︿

在此可以提一提以 gospel、spring、tjm 這類的基督徒與以 keyboard、
tjyang、sendoh 這類的佛教徒是如何進行對話。當基督徒遇到佛教徒而且
進行激烈的信仰對話,我們使用的思考方式就是反應我們的心靈走向。當
gopsel 與 keyboard 對話時,絕對不會把 keyboard的價值系統化約成一個
瑣碎的細節,証明該細節為錯所以keyboard有問題。gospel的方法是整體性
的說出基督教的一個價值系統,并且邀請keyboard也說出其整體性的相對應
的佛教價值系統為何,然後開始抽絲剝繭,看看最後剩下什麼是不可論証而
是個人選擇的。

這樣的對話方式,反映的是兩個不同教徒各自以自己的價值系統拿出來對話
,而不是像某一個人是暴君似的,對下屬為他造的金字塔百般的挑出那個細
節有毛病。這不但反應的是心靈的完整,更是反映對別人真正的尊重!整體
心靈的相遇之後,是保留更多對話的可能,更是積極產生愛與關懷的可能。
當他們對話後 keyboard 主動請 gospel 為他找一冊完整的聖經注釋書,而
gospel在明知 keyboard 絕對不會因此就信基督教的情況下還愿意送他最好
的一部很貴的注釋書。這時重點就不是那一個宗教比較合理了,而是兩個認
真的心靈透過『整體心靈』的對話而產生的相互尊重與疼惜。

反觀,宗教板上的『理性教徒』與『科學教徒』,除了那種像暴君挑剔屬下
造金字塔有何差錯外的論証外,有沒有拿出屬於『理性教』的整體心靈?有
沒有拿出屬於『科學教』的整體心靈?完全沒有,所以整個對話只能陷溺在
細節中的爭執:寧可去爭吵愛斯基摩人能不能吃素這種教條主義,卻不愿意
真正詢問正信佛法之所以提出吃素問題背後的整體心靈意義﹔寧可去爭吵上
帝能不能消滅他不爽的壞人,卻不愿意真正詢問基督教義對苦難問題几千年
來的整體心靈意義。於是,我們看到的是理性教徒與科學教徒拿著別人的經
典撕成碎片,隨便拿出一片來『逼問』對方回不回答的出來。這就是『斷裂
瑣碎』的現象,也就是嚴重忽視整體心靈意義而造成只會針對細節而形同『
逼供』一樣的惡劣態度。

現在我可以為兩種人正名:一種人是不論他是什麼教徒,他是徹底的無神論
也一樣,他能夠掌握對話時所需根本的整體心靈意義,知道真正的價值實踐
就是從尊重『整體心靈』而產生的真正可對話的空間,再從而產生真正的愛
與關懷,就好比上述 keyboard與gospel 的例子一樣。這種人我稱為『整體
心靈』者。另一種就是『斷裂瑣碎』者,他們絕對不是理性教,更絕對不是
科學教﹔真正的理性教與科學教必需拿得出自己的整體價值系統面對世界各
種問題的回應,而不是光光會批評別人是對的就可以反証自己為對。所有的
哲學、邏輯學都告訴了我們,自認為完全沒有預設立場的批判,永遠是最自
以為是不知我反省的驕傲宣告。這樣的現象,應正名為『斷裂瑣碎教徒』,
因為看不到整體心靈,所以只好斷裂思想﹔因為只能斷裂思想,所以一切的
對話都只能瑣碎﹔因為斷裂瑣碎,所有的對話看起來只像是一個驕傲的暴君
在那里逼供挑剔工人為他建的金字塔那里有缺陷。

因此我們知道不是理性至上出問題,也不是科學至上出問題,真正背後的心
靈問題是這種『斷裂瑣碎』的問題。本來,進行社會活動,進行斷裂瑣碎是
必需的行動﹔然而,處理價值系統,這種『高舉斷裂瑣碎』而『忽視整體心
靈』的現象難道是我們現代社會擺脫不了的宿命?

● 三、以音樂為例,說明整體心靈的客觀基礎:

談到這里,要面對的問題一定是:你如何說明你所謂的『整體心靈』是有用
的?這種東西可以客觀討論嗎?還是我們只能主觀的說明這些東西?比起來
,『斷裂瑣碎』的細節爭論不是更容易讓我們明辨是非?

在這一段文字,我將以音樂欣賞為例,回應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

『整體心靈本身或許不客觀,但是運用整體心靈來治學,反而結論會「更」
 客觀、「更」能明辨是非。                    』

我想應該多數人都聽過一個音樂神話,就是貝多芬很偉大,寫了一首『合唱
交響曲』,第四樂章就是有名的『歡樂頌』,配上詩人席勒的著名詩作,歌
詠人類同胞愛的偉大,這是貝多芬最偉大的作品。

我說這是一個『神話』,因為貝多芬這首交響曲剛好就是被這個大家捧得半
天高的合唱樂章破壞整體性意義。第九交響曲根本就未完成,第四樂章合唱
是亂湊上去的,要真正聽出第九響曲的價值,絕對不能聽第四合唱樂章!

上面這個言論完全與音樂界『客觀公論』背道而馳,別說台灣國內,就算是
國外音樂學院也沒有人這樣大力主張。看起來是我的言論太主觀了,是不?

當初這個言論發表出來時,別說是音樂界自身,就算是在當時的古典音樂討
論區,也有非常多人認同這個意見,認為我『道出他們多年聽第九交響曲的
不滿足感,原來就是合唱樂章之故。』。可見這個意見不論專家或一般人都
有一大堆人認同,是有客觀人心基礎的,那為什麼過去這個客觀實相竟沒有
人發現呢?

這就是一個『整體心靈』的『客觀作用』之最好例子。

首先請參考我附錄的文章:『與 貝多芬 心靈相遇』,這篇文章就是說明我
如何從貝多芬音樂的早期、中期、晚期去尋找他在音樂中要表達的『整體心
靈』意義。我要再三強調:這個『整體心靈』,是我的主觀經驗!絕對不能
客觀討論,只是代表某一個人對貝多芬音樂的感受經驗而己。

我感受的貝多芬晚期音樂心靈是在『逍遙』與『拯救』的終極關懷心靈中尋
找出路,因此,若說貝多芬更晚期的作品第九交響曲會突然『否定終極關懷
的心靈』,而突然冒出一個回歸人文主義為主要目的的答案,那是絕對不可
能的心靈到退。第九交響曲的第三樂章明顯從『逍遙』走向『拯救』,怎麼
可能用合唱樂章這麼人文主義的答案來否定這個整體心靈?於是,相關的証
証陸續被我找到,合唱樂章是先完成的、原先貝多芬打算合唱樂章要單獨成
第十交響曲、弦樂四重奏op.132的最後樂章才是貝多芬真正想寫的第九交響
曲最後樂章......越來越多的証據支持了我『從主觀的整體心靈推演得到的
        ︿︿︿︿︿︿︿︿︿︿︿︿︿︿︿︿︿︿︿︿︿︿︿︿︿
客觀結論』,於是我才發表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實乃未完成的觀點,這詳細觀
︿︿︿︿︿
點請參考附錄二的文章:『對想聽第九(合唱)的樂友的小意見』。

聽音樂,尤甚是古典音樂,不代表自己就會變得很高尚﹔尤其是人云亦云的
使用『斷裂瑣碎』,把音樂藝朮心靈矮化成追逐明星演奏家與發燒音響效果
,那麼最後終究也只能變成只知道跟著別人叫喊合唱交響曲最偉大,卻不知
道認真欣賞後會發現『偉大』不過是一種『斷裂瑣碎』的神話,完全沒有省
察貝多芬創作的『整體心靈』,而只能根據字面得到虛假的藝朮感﹔這也無
怪呼貝多芬後期作品如此偉大的藝朮杰作,卻往往只聽到『合唱交響曲』被
人神話似的崇拜了。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真實例子,主觀追尋的『整體心靈』難道沒有客觀基礎?
還是,承認自己主觀的追求導致我們敝開心靈,而更能接近人心的真實?

這里或許也有高明的音樂人才,可以指出我上述的討論犯了什麼嚴重的錯誤
。但是,無可否認的,我看到的心理實相就是有非常多人、甚至影響到海外
,因著這樣大膽的言論而有恍然大悟的全新心情,這就至少說明了我這樣的
主觀『整體心靈』研究路線至少觸碰到許多人心的現實,而產生一定的客觀
基礎。

這一個真實例子,豈有任何可能從『斷裂瑣碎』中得到?『斷裂瑣碎』的嚴
重問題就是,他永遠只能把自己包裝的『很客觀』、『很理性』,事實上他
的所有論証都是在維護他不敢面對自己的頑固價值系統。就好像聽第九交響
曲的人頑固的認定『歡唱人類相愛』就是最偉大的音樂,所以使用各種言語
、考証企圖說服自己『合唱是最偉大的』,卻沒想到這樣的斷裂之下,貝多
芬的整體心靈己經完全被扭曲了﹔一但陷溺在這種斷裂中,就再也不可能有
能力欣賞貝芬多最完整的整體心靈 ── op.126鋼琴小品集與最後六首弦樂
四重奏。

● 四、藉由批駁別人來維護自己 ── 斷裂瑣碎教徒的宿命

沒有任何人能夠沒有自己的價值系統的。本來,思想家發明批判方法,發明
懷疑論,是要幫助人類能自我反省,避免過於獨斷的傾向。很可惜的是,人
類就是那麼無能,再好的用意就是會被扭曲﹔當一個人存心隱藏自己的價值
系統不受批判,對外卻宣稱他很客觀理性的藉批判來『幫助別人』更客觀﹔
在這種時候,所謂的理性批判,所謂的懷疑論,全都變成了個人膽怯的不肯
承認自己價值系統有錯的自高自大表達方式。

『整體心靈』的對話是一個非常誠實的要求:如果你認為這種價值系統不好
?那麼,請問『更好的價值系統』是什麼?

顯然的,這個問題對於『斷裂瑣碎教徒』是不可解決的,因為,斷裂瑣碎法
只能用在批駁別人的價值系統之『細節』,如何能提出『更好的價值系統』
?而且,斷裂教徒深知,他的價值系統一但提出來,別人大可以用相同的斷
裂瑣碎法來攻擊他的系統,那麼,他先前洋洋自得的暴君壓榨奴工的快感不
就全被對方反轉過來了?更深層的心理分析來說,這樣的心態本質上是一種
極為夸張的膽怯 ── 不敢面對己,不敢面對自己的價值系統,所以把這種
自卑發□在攻擊別人的價值系統中!

今天試以高舉科學的斷裂瑣碎教徒為例:真要以科學為標准嗎?好,請問閣
下在不在乎你是不是父母親生的?想必任何在乎血緣關系的人都會非常在乎
這個問題才對。好,根據科學,唯一能確定血緣關系的方法,只有 DNA鑒定
,其他什麼戶籍父母証言全都可能是偽造﹔那麼,請問有那個高舉科學的斷
裂教徒曾經認真的去醫院花一筆小小錢來實踐他的『信仰』呢?若連這麼簡
單的 DNA鑒定科學標准都懶得做,那你到底是不在乎是不是父母親生的?還
是你根本不在乎科學是不是標准?

隨便一個簡單的斷裂瑣碎法,就可以讓斷裂瑣碎教徒狠狠的打自己一巴掌了
﹔這就是斷裂瑣碎法討論價值系統的永遠宿命。

批判別人容易,認識自己極難﹔藉由批判別人而想認識自己更難,而藉由批
判別人來自卑的隱藏自己不受批判,這就絕對是可怕的文化禍害了。

當整個價值系統的對話是以『整體心靈』為本,人人自我敞開自己價值系統
要被挑戰的成份,而且這種挑戰是從根本的挑戰,而不是陷溺細節的挑毛病
﹔這樣的對話才能產生真正有意義的對話,真正讓對話的每一個人從對話中
相互學習而且發提人與人之間真正的愛與關懷。反觀,『斷裂瑣碎』式的對
話,只不過一種個人心靈有問題的發□罷了,最多只造成『你的信仰不科學
!』然後另一方反擊『你沒做 DNA鑒定,你的實踐不科學!』的對罵。對罵
不是不好,但是既然妄想真正好好的對話價值系統,何以一再陷溺進這種不
知有何意義的斷裂瑣碎對話?

只能說,若『斷裂瑣碎教徒』不肯真正面對己的問題,這種無意義的對話一
定會繼續。

我到要等著看我這篇文章會被多少宗教板上著名的『斷裂瑣碎教徒』出來自
動對號入座的強辯,我想我除了指出這是文化危機之外,也只能對之憐憫了。

● 五、結語:期待深刻的『整體心靈』對話帶出真正的意義

網路是一個最值得期待的媒體文化環境,也是一個最值得憂心的環境。網路
對意見的一律平等特性,使網路使用者可以實踐窮人辦報的理想,但是卻也
使網路使用者習於以『批判別人為樂』。當然批判不是不好,身處多元化的
社會本來就要多元化的聲音。但是,面對人類心靈這種價值系統的問題,一
味的批判,卻是心靈墮落的開始!我不知道,有多少網路使用者養成『藉批
評肯定自己』的糟糕人格?也就是說,在他的信仰系統中,看到別人的完整
文章,不出來刺一刺,就好像自己矮了一截﹔出來隨便亂批評一下,就好像
自己高了一大截,居然能把寫那種完整文章的人踩在腳底......這種嚴重的
人格扭曲,到底出現在多少網路使用者身上呢?

至此不禁想到最近一件令人冷笑苦笑的事,我一個基督徒朋友散文寫得甚好
,有一個專出『偽佛法』和新時代、號稱包容接納萬教合一的『大』出版社
與之洽談出書事宜﹔結果拖了好久,包括一次要求我朋友的文章全面修改,
最後才吞吞吐吐的說要求我朋友『嚴禁筆下有基督教味道』,希望我朋友照
著他們的意思重寫散文集,他們保証會大開記者會、大宴文壇人士,把他給
捧上文壇尖兵。呵呵呵呵....好大的誘惑、好寬容的態度!.....:) 所謂的
『沒有立場包容一切』就是這付模樣,反觀宗教板上高舉反對獨一真神、主
張包容一切宗教價值的某位『斷裂瑣碎』教徒,我己經開始懷疑這種人是不
是都是同一個模子生的了....:)

沒有立場,不代表你就是客觀的﹔隨便的斷裂瑣碎批評,只會讓你更加獨裁
無知的陷溺在你自己的價值系統陷阱,只是你自己永遠不會知道。

反觀,我要請問:你有沒有勇氣把自己的價值系統拿出來呢?你有沒有負責
的把你的斷裂瑣碎態度也同樣用在你自己身上?你到底是不是在逃避自己?

我們期待網路上的討論能多多看到『整體心靈』的對話,我們期待的是看到
:『我,某某,現在的價值系統是這樣,所以,你,某某,的價值系統比不
上我,因為,你的價值系統不像我的能避免什麼缺失。』

承認自己有限,實在非常不容易﹔承認自己也有非理性的價值系統,更是困
難﹔因為網路養成的人格總是要『辯贏』,能踐踏一下別人就會有快感﹔最
方便的踐踏方法,當然是斷裂瑣碎法﹔誰會笨到把自己的價值系統拿出來,
失去踐踏別人的快感呢?

這里給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為什麼我要反對隨便批評佛教﹔實在是如果我
們也像一般網路使用者一樣養成『積極主動以踐踏別人為樂』的心態,就算
辯贏了,也絕對是個人靈修生活百分之百的墮落。過去有良好的對話,可以
看到宗教板精華區的收集,愿我弟兄姐妹們都以此為標的,就算網路上所有
人都習慣於『斷裂瑣碎』,我們也永遠要為上帝活出完整心靈的美好見証!
(我可沒說不能回應、不能反擊喔!...:p)

bbs 的特性,一代新人換舊人,相同的情況一定會延續輪回的﹔斷裂瑣碎的
現象,只怕會持續增長,這或許不只是網路文化的宿命,更是後現代社會的
宿命。然而,若能聽下我所費心談論的,讓我們一起默默的努力為人類心靈
的走向付出,從我們自己做起避免斷裂瑣碎的任何討論,自己絕不對他人主
動進行斷裂瑣碎的攻擊。讓我們習慣的是上宗教板、上 bbs來尋找朋友與對
手,尋找那種能相互以整體心靈來激烈對話的朋友與對手,這樣子我們才能
真正的超越價值系統上的互斥,而能透過真誠的對話達到真正的和諧。

但愿你我都能成為浪漫時代十字路口不再哭泣的心靈。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Mon Jul 27 18:40:33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