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理性與權威(一)

作者: 張軍、一樂、羽箭

最初發表: 華通論壇



﹝張軍﹞求救

最近有一件特別煩心的事兒,想向老少爺們兒討個主意。

七年前,我的一個好朋友去歐州。臨走前把他家祖上傳下
來的一套四合院托給我照管,并說明了我可以隨便住。這
套四合院在西四一帶,因為很有特點,作為文物保護,一
直沒有受到什么破壞。再加上我的朋友臨走前做過一次裝
修,地面鋪了新的瓷磚,院里有了暖氣,住著絕緣樓房舒
坦多了。一年后,我與新婚的妻子便搬進了這宅四合院兒
。一下就住了六年,連我們的小女兒也都快三歲了。今年
夏天我還在院里的大槐樹上為女兒做了一個小秋千,小家
伙兒和我們兩口子別提多么喜歡這個院子了。因為是私宅
,這些年修修補補的,我們也沒有少貼錢。

最近朋友來信說他五月份就要博士畢業,全家夏天就回來
。請我們准備搬家,讓出這個四合院。口氣也不客氣。我
和妻子想來想去,憋了一肚子的火。我們這些年照顧這個
院子也不容易,這么勿忙就讓我們搬出去,到那兒住去啊
?北京找房子真是太困難了!商品房咱們工薪階級根本就
是不敢奢望的。想來想去,想請教這網絡上是否有法律方
面的專家,我已經住了、維修了這么多年的院子,可以不
可以變成擁有者?記得去年有人保護釣魚島,就是為了除
掉日本人妄通過時間變成擁有者的愿望。不知民事法里面
有沒有相似的條文?別的朋友也來評評這理。我住了這么
多年,說讓搬就得搬,也太不講道理了!



【按:此文引來熱烈討論,大家眾口一詞,認為張軍應該
搬家。】


﹝一樂﹞從『搬家』開聊溝通方法

    看來大家都覺得因為擁有權是原房主的,張軍不
應該有非份之想。甚至還有朋友動用“警察”與“炸彈”
相“勸”。各路英雄的一個共同原則都建基在“擁有權”
與基本的德行上面。在此我想借這個題目引發出几點相應
的討論。本文不是哲學論文,論述從簡。

   一、擁有權的權威性

     如果張軍不認同擁有權呢?

    現在正是后現代拆毀的時期。剛剛貼的那篇『我
愛美元』里面有多少對傳統道德的拆毀?!張軍如果不認
同傳統的擁有權與道德規范,認為道德只不過是弱者自衛
的武器。那張軍就拼命去爭,如果爭到了,就是張軍的(
快哉風兄就講過“該是您的東西不丟,不該是您的東西您
爭不來”嘛)。爭來了就是您張軍的嘍。張軍完全可以別
立一套倫理的原則,以挑戰傳統的倫理規范:朋友只不過
是一個工具,沒有用的時候就扔掉算了,沒有什么可以惋
惜的。所謂的倫理道德是弱者們為了保護自己而強加與社
會的借口。當弱者們不能以個體成為強者的時候,便會以
多數湊合成為社會的強者,通過弱者的武器──國家機器
(比如有的朋友提到的警察),來壓迫個體的強者。這不
也是一種變相的多數強力嗎?道德的根基何在?當然如果
有更強的人、更牛的主兒用炸彈來對付張軍,為了保持思
想的一貫性,張軍當然也就得自認倒霉,不應訴諸弱者的
司法或者行政機器的,否則就是孬種。本來就是弱肉強食
,適者生存嘛!且慢,強者應該是不擇手段的,計較“孬
種”是不能成為強者,為什么張軍就一定不可以利用弱者
的武器呢?如果用了,他還是強者嗎?還有權質疑弱者的
道德規范嗎?那不用的話,……?

    在此我們看到,只有在具體的權威之下,才可以
談論善惡與對錯、道德與倫理。而如果道德沒有一個超越
了人類個體存在的根基,它的權威將是多么脆弱!

   二、邏輯、理性到底是什么?

     邏輯與理性是要服膺于權威的,沒有抽離于權威
之外的邏輯與理性。試圖否認所有的權威,堅持純粹的理
性,必然帶來徹底的拆毀。而這個“否認所有的權威”自
身便構成“去拆毀”、要求“純粹”理性的權威。那么它
是否也拆毀自身呢?在拆毀之下我們所剩的就只是虛無!
所以我們不要輕易講別人沒有邏輯,而是要更深地透視下
去。看一看,是不是對方的理性與邏輯所服膺的權威與自
己不同。君不見張軍就在講理性平和,而阿蘭網友也在直
接了當地質問張軍的邏輯嘛。

    打掉了傳統與道德先設的原則以后,張軍就可以
奉陪您在理性與邏輯的龍門陣里兜他個九九八十一年。恐
怕沒兜到時間,事主就已經完成歷史使命了。:)要是張
軍先去也沒關系,反正結果都一樣。

   三、交流的方法

    任何一個有著千年的積累與實踐的信仰與思想體
系,都是相當深厚的,絕不是簡單化約到所謂的形式邏輯
,就可以打倒的。否則前人就全是笨蛋,我們是蓋世絕倫
的聰明。當我們發現彼此的差距并不是簡單地停留在邏輯
和理性的圈子里,而是由于所服膺的權威與世界觀所帶來
的時候,如何進行溝通呢?

    顯然,不分青紅皂白地大罵別人沒有邏輯,不是
一個好方法,于人于己都沒有好處。只不過是發泄一下罷
了。這種方法對于受過心理傷害,需要通過漫罵來進行治
療的人可能有一定作用,但對于大多數人和旁觀者來講,
則是一種時間上的浪費與精神上的摧殘。

    這里我提出一種方法供大家參考──整體的心靈
與思想。細致地去考察一個信仰群體所帶出來的社會實踐
與文化成就,包括為人處事(比如在華通論壇上所帶出來
的文風)、音樂、建筑、哲學、繪畫、文學、科技、……
、等等。以期透過不同的角度與層次,盡量去了解把握一
個信仰。這樣才能多少全面地了解到與自己不同的一個群
體的所思所想,善意的批判與思想的互動才會有意義。來
美國這么多年了,都沒有能夠了解美國人的許多常識性問
題,這是文化的差異所帶來的。而信仰則是文化的核心,
對一個信仰的認識實在是不容易。做基督徒也已經二十六
年了:),到如今,每每讀聖經總還有新的收獲,感覺到
生命的改變。真的,不容易。

    當然,這種考察與建議也是有一個假設的,就是
人之為人的根本──真誠的心是可以感知與交流的。

   結語

    粗略談談。一直在忙論文與答辯,已經有近一年
沒有接觸人文的東東,感覺手生許多。有言辭不當、思路
不清之處,請見諒。一樂給眾位大俠請安了。



﹝羽箭﹞“權威”還是“規則”?

  一樂兄及散兄的文章人品,都是我所仰慕的。盡管觀
點有時不同,每讀總有收獲。

  就這篇文字而言,我以為與其說“邏輯必須服從權威
”,不如直說“服從規則”。這個規則是大家一起討論的
前提,但不能是人格化的。就好比踢球,裁判員不能心血
來潮現定規則,縱然他是場上的權威。“權威”有比較強
的人格化意義。或者比較容易指向上帝,但會引出別的問
題。譬如上次送冬雨時已經提到的上帝與絕對真理的關系
問題。散兄也曾就此有過評論。

  以信求知兄提出絕對真理必須是唯一的。這便意味著
絕對真理不能是自由意志,即不能是人格化的。如果人格
化又竟然唯一,則意味著此它還受到某種制約,還是相對
的。這是與基督教希望推出的結論相矛盾的。



﹝一樂﹞  給散人、羽箭、積木、基甸諸兄

    一樂這一板兒磚一下引出散人兄、羽箭兄兩塊玉
來,值得,值得!兩位也久未上網了吧?怎么樣?小羽箭
還好嘛?哈哈,每次聽你們講什么小羽箭、小基甸之類的
,這個心里就痒的慌。上次(九六年十一月)聽羽箭兄講
自己兒子一聲“這小子”,里面包含的愛意說得我心里直
顫!一樂上周過了三十歲生日,學位也念完了,正琢磨著
下一個目標是不是也生產個小一樂出來。:)

    蒙眾兄抬愛、夸獎,一樂實在是不敢當。未免有
些誠惶誠恐。得了,您們也別抬我了,就把我當成是隔壁
鄰居家的小哥們兒就成了。網絡為我們帶來了許多的便利
,同時也帶來新的問題。由于在網絡上見面,大家都是一
個筆名,時間長了,人就被抽象化了。常常忘了對方也是
個有情感、會受傷害的人,或者因為看不到對方受傷時的
痛苦表情,便更加肆無忌憚地傷害別人,語言暴力逐步升
級。我常常提醒自己的就是:屏幕后面是一個活生生的、
有血有肉的人。其實大家如果有機會聚在一起,見個面什
么的,都會是交情不錯的朋友。所以,在聊天兒的時候,
我寧愿被想成是街坊鄰居。

    關于羽箭兄提的“權威”與“規則”的問題。我
使用權威而不是“規則”一詞主要有兩方面的背景。第一
,在形式邏輯里面,一個邏輯系統(如一階謂詞邏輯或命
題邏輯)包括一套基本句子的構成規則、一套公理、以及
對句子的操作規則(推理規則)。而証明有兩種,一是根
據公理與推理規則進行演繹,推出永真的句子(taul
ology)﹔一是根據一組與公理不相違背的前提(p
remise)(當然了,公理也是一種假設),使用推
理規則進行推導。而任何有實際意義的系統(如數論的子
系統),都有著一套前提。但前提是沒有辦法在本系統內
被証真的,也不可能使用公理與推理規則來証真,只能被
接納為真(走到極處會引出精彩的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
。這實際上是一種獨斷(arbitary)、一種對真
理性權威的認同。第二,在人文領域中,當討論到文化與
信仰時,權威一詞是常常被用來論述先設性、終極性的問
題的。我受影響比較多的是林毓生教授。他的文章中常常
使用權威一詞。比如在他的『中國人文的重建』(原載雙
合月刊第十四期,收于『思想與人物』)一文中,就明確
提出中國人文內在的危機是權威的失落。基于以上兩點的
考慮,我使用權威,而不是規則一詞。

    積木兄,要談您的那個問題,實際上要牽涉到整
個基督教信仰的世界觀,包括宇宙觀、人觀、知識論、倫
理觀等等,自然就會討論到罪的問題。而這個問題是相當
敏感和“令人討厭”的。主要是感情上讓許多朋友難受,
更怕兄會“受不了”。如果兄不介意提到“罪”的話,到
是可以聊聊。要不咱們就聊小說得了。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hu Jul 16 16:51:16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