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關于“信仰危機”(一)

作者: 包袱、土廟山客、老衲、鐵筆判官、冬雨

最初發表: 華通論壇




〔包袱〕閑聊-“信仰危機”和其他

冬雨兄點題,破包袱獻丑。。。下面對冬雨兄的“信仰危機”談點看
法。

信仰,本來應該是信服尊敬的意思,可是在這日常社會生活中卻往往
改變了其原來的含義。比如說這宗教信仰、某某主義的信仰,這些無
法被証實的東東一旦被信仰,這信仰就變成了迷信。迷信的人就是信
徒。現在這類信徒在先進國家里是越來越少了,這正是社會進步的標
志。

我對信仰的疑問產生在文革時期,面對“把全國人民的思想都統一到
某某某思想上來”的口號,我想這怎么可能呢,几億人的腦袋要和一
個人的腦袋想一樣的東西?當我檢討自己的愚昧時,也觀察和詢問過
許多人,發現我們的所謂信仰其實就是迷信。記得前些年回國探親時
曾看到在許多出租車里都挂了毛澤東的頭像,問及緣故,說是可以辟
邪。這種迷信現象正是造成中國產生多次大規模運動的群眾基礎。。。

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人們的思想觀念也在變。市場競爭對求實與個
人能動性的要求,極大地沖擊著人們的盲目信仰。盡管人們在失去舊
有的信仰后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但畢竟是往前邁進了一步。這不是在
原公有制的基礎上的退步,而是螺旋式前進中的一種現象。如果冬雨
兄所提的信仰危機就是指這種狀態的話,對此破包袱不敢苟同。

回到信仰本來的含義,那就是信服尊敬的意思。咱們信服一切被實踐
証實是正確的真理,尊敬務實的人們,這應該是先進社會里人們的信
仰。

至于全民道德水平則與信仰并無一定的因果關系。就舉兩個我所呆過
的國家為例,以芬蘭和愛爾蘭作比較。在宗教信仰方面,芬蘭人對宗
教的虔誠遠遠不及愛爾蘭人,可芬蘭人的社會公德卻要比愛爾蘭人高
出一大截。芬蘭人的社會公德之好,除了北歐的瑞典和挪威與之相似
外,是我去過的歐、美、澳等國中較好的(謙虛一下)。其中的兩個
原因是高教育水平和相對嚴格的規章制度。芬蘭的教育普及是很好的,
上學后除了書包和筆以外全由國家包了。住得遠的有免費公共汽車,
住在偏僻之處每天有免費出租車接送。高中以上學生如能節省一些,
國家給的學生津貼足夠自用。在芬蘭首都赫爾新基市中心,行人亂過
馬路一罰就是20美元。您開車超速,超時速15公里內的一般問題不大,
否則按您的收入罰。我的一位老板因酒后駕車,給逮住后硬是每天堅
持鍛煉身體騎自行車上班達一月之久。本包袱也因超車時過快被連罰
帶停整頓了一番:-),以至于后來在英美等國開車時成了“正人君子”。
教育人要有良好的道德,還得配合社會規則的約束。中國目前的腐敗,
我認為是中國式的體制轉型的必然。對以前已經羅嗦過的話這里就不
多說了。

如果冬雨兄擔心的是因失去原有的信仰而失去國民的凝聚力,則目前
的愛國主義正是應該可以使人民團結起來的核心精神。在這方面,極
端的情緒要能及時疏導。不要求人們做到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只希望大家能做到愛祖國、愛人民。


〔土廟山客〕

關于信仰,如包袱兄所言,在實際中使用的是狹義化了的觀念,有點
宗教化的迷信。本來,理想就是不可能實現的愿望,是一PERFECT的東
西。

比較一下:
共產黨主張:解放全人類(即大家一起過好日子,無不平等)
佛教主張是:解救大家出苦海
基督教主張:大家平等地生活在樂園PARADISE。

這就是三者的信仰,可見其目的是相近或是一樣的。只不過是實現的
具體方式不同而已。共產黨認為這樣的目的可以通過人民自己來具體
行動來建立他從而達到這個信仰。是從社會及其結構上者眼﹔佛教認
為這樣的目的可以通過每個人自我的修煉、修行、自律來達到。是從
社會的個體--人出發來達到這個信仰﹔而基督教則是認為有萬能的
上帝來幫我們達到它,只要我們相信。

中國同西方各國以一不同就是,在中國歷史上,宗教几乎沒有凌駕于
政府之上(一些地方或一些局域的小皇帝除外)或合一。而在近几十年
毛澤東時代,他就像神一樣。他與他的政府是和一的。一旦他從神壇
是下來,一時有種不適應感,即所謂的“信仰危機”。實際上,我們
有傳統的文化及傳統的愛國主義思想。山人以為,這種現象應是重建
傳統文化(以年歲大的人為主)與接受西方文化(以年輕點的為主)之間
的一種平衡。說到底,是以那個為主來作為凝聚的中心。

〔老衲〕 

目前,國人確實有種信仰危機,其原因固然與先前信仰的破滅有關,
但又不盡然。老衲想來,也許因為中國人歷史上就沒有過如同基督教
,伊斯蘭教一樣,神權與政權同一的宗教。佛教在歷史上一度風行,
甚而得到皇權的認同(南朝梁武帝為代表),畢竟只是曇花一現。以
后,佛教在民間也算是擁有大量的信徒,但那與政權無關。

四九年以后,共產主義成了全國人民的信仰,隱隱然中國歷史上第一
次將某種類似宗教的信仰與政權結合了。這種結合,使人們在一段時
間內不但信仰,而且身體力行,由此集聚的能量是驚人的。反之,一
旦人們放棄了信仰,一時又沒有其他信仰取而代之的話,其反作用力
也同樣驚人。

六,七十年代,尤其是越戰以來,西方人,尤其是年輕人,也有信仰
的危機,嬉皮士,甏客等便是這次危機的先后產物。這些現象也會影
響中國的年輕人。當然,應該說這些影響屬正常范圍,構不成對信仰
造成危機。

山客談到佛家,老衲也就羅嗦几句,佛門講修行,也講頓悟﹔在家出
家,原本一理。總之,靠修行者自己,可以努力,又要慧根,有些可
望而不可求。如此,修行者必須心平氣順,不急于求成。這里,又與
道家的清靜無為暗合。故而,古人有“佛道一家”之說。

信仰究竟應該是甚么,實在是個大難題!


〔鐵筆判官〕也談信仰和“信仰危機”

什么是信仰?廣義的說大概涉及人的世界觀,狹義的說是人對人生的
一種取舍態度。人在世上活著物質是第一需要,然后要創造文化滿足
精神上的需要,而信仰則是要滿足人的心理需要。人們信仰五花八門
的宗教或主義是為了添補自己對自然力量不了解的那部分的空白,或
者試圖創造未來世界的模式來解釋現時生活的人生意義。

冬雨先生原意是想討論我們與西方國家的差距。但在信仰上我覺得不
能來進行先進或落后的比較。你很難說信仰基督教比信仰佛教更先進
。于是我們有了“信仰危機”這個詞。

說的玄一點,狹義的信仰危機可以說天天都可能發生,比如你的婚姻
有了問題,你大概對“愛情至上”的信仰出現危機。但我們要討論的
顯然是廣義的關于人生價值的方面。

在任何一個社會劇烈變動時期都會發生信仰危機,比如民國初年九斤
老太太抱怨的今不如昔,人心不古。可奇怪的是共產黨取得政權后中
國沒發生信仰危機,卻在几十年后人們的物質生活水平得到了極大改
善后發生了這個問題。其原因就是執政者給人民描述的未來世界的模
式受到了懷疑,而暫時還沒有能被普遍接受的理想來添補人們心理上
的空白。

中國人是個很務實的民族,歷史上沒發生過對某種信仰達到狂熱的程
度,比如對宗教問題。這部分的應歸功于儒家的世俗傾向。“信鬼神
而遠之”,充分體現了孔子這位東方哲人的睿智與深沉。而文革卻使
中國人達到了狂熱的地步,當那一切最后都變成了“水中月,鏡中花
”時,出現信仰的危機是不可避免的。

但改革開放,商品社會,大規模的工業化生產以及西方文化的影響將
同樣不可避免的促使中國人在傳統文化的基礎上發生觀念上的改變,
尋找新的人生意義,創造新的信仰來滿足心理上的需要和解釋現時生
活的意義。

我不認為“信仰危機”是個值得十分憂慮的事,這只不過需要時間而
已。我現在憂慮的倒是我上網來是為了交几個談得來的朋友,閑時聊
聊共同感興趣的問題。可這網上整天都是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吵來吵
去,象與你們几位這樣平心靜氣的討論正經問題竟成了鳳毛麟角的事
。我上網來的信仰是“每臨大事有靜氣,不信今時無古賢”,現在我
對這個信仰出現了危機。


〔冬雨〕引舊帖答包袱兄等

看來在這個問題上我是少數。不過由於我上帖過于簡短,有些地方可
能相互沒有了解對方的意思。這里重貼我的一個舊帖,以便更清楚地
描述我的觀點。當時有一個寫帖說明:

這篇文章是我對基督教和西方文化許多年觀察的一點個人體會,我覺
得在進行這種觀察時特別需要持一種心平氣和的心態,由於中國的近
代史以及今天東西方對抗的現實再加上目前中國的情況,要做到心平
氣和的確很困難。對於中國文化,我的看法是:中國文化具有許多優
秀品質,不然就不可能几千年長盛不衰,而且目前仍很有活力﹔另一
方面,中國文化也有弱點,不然今天在國際上制定標准、維護世界和
平的就應該是中國。中國現在雖然發展很快,但從今天中國社會在信
仰和意識形態上的混亂來看,這種高速發展有可能受到限制,不能持
續下去。還有我認為一種文明是否優秀,很重要的一點是看她是否具
有在保持其優秀素質的情況下,吸收和納入別人長處的能力。

【〔冬雨〕西方普遍主義精神與基督教】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Fri Jul 24 09:42:08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