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基督教、時事與“文化基督徒”

作者: 冬雨一樂基甸(基甸整理)

最初發表: (一)ACT﹔(二)活水泉 BBS




《海外校園》第二十期“新聞” http://www.ccim.org/Publishing/OC/big5.text/vol20/3.html



〔冬雨〕評《海外校園》第二十期“新聞”

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先討論好消息:中國大陸知識份子的“文化基督徒現象”。知識份子是一
個社會最敏感的一個人群,他們的表現實際上反映了民眾的一種內心渴求
。外來的新思想新觀念,如共產主義、民主、自由等都是先被知識份子接
受,然后再在一般民眾中傳播。這個過程被許多人解釋為:知識份子接受
了一種先進思想,然后對民眾進行啟蒙。我更愿意將這個過程理解為:當
社會在渴望在尋找一種新思想一種新觀念時,知識份子作為其中最敏感的
一群人,先別人一步接受了某種以后成為主流意識的思想,并在這個過程
中成為新思想的傳播者。

就我個人的感受,中國社會今天存在的渴望和尋找一種信仰的動機將越來
越強烈,在這種情況下,我相信不僅“文化基督徒現象”存在,也應該會
有文化佛教徒、道教徒甚至伊斯蘭教徒等現象存在。我曾經對兩個朋友作
過大膽的預言:“十年內中國政府將暗中甚至公開鼓勵宗教在社會中的傳
播”,均被認為無此可能,但今天中國社會所發生的事,有多少在一二十
年前會被人認為可能呢?而“文化基督徒”們的任務并不是傳教,我認為
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消除存在于民眾和政府官員心中的對宗教的巨大誤解和
歧見:宗教是精神鴉片、宗教是落后愚昧的表現、是遲早會被消滅的﹔同
時揭示宗教的巨大的社會功用、基督教對西方社會的巨大的作用﹔對于“
基督教是帝國主義的侵華工具”的指控應該慎重對待,它涉及至今尚十分
敏感的傷口,基督徒方面任何試圖掩蓋事實的傾向都會將事情推向反面,
最好的辦法是還歷史的本來面目,不要有任何夸大或隱藏。總的說來,“
文化基督徒”的任務是“修直他的路”。

現在來討論壞消息,也是我更加關心的問題:美國國會關注中國大陸的宗
教迫害事件。我不知道美國的這種關注在以前是什么規模,近期的發展趨
勢,如果近期有明顯加強的趨勢的話,事情就非常令人擔憂了。如果哪天
出現旅美華人基督教團體呼吁美國政府對中國因迫害基督徒實行經濟制裁
,則對于中國的基督教事業來說將是災難性的打擊。

參考民運組織這几年所走過的路,它給“民主”的聲譽帶來的破壞,它給
中國民主事業造成的損害,考慮到“民主”“自由”是曾經深入中國人人
心,至今沒有哪個政府敢公開反對的概念,相比之下“基督教”的聲譽要
脆弱得多,在49年以前這個聲譽可能是負的,近几十年因所受到的迫害
,得到了人們的同情而使人們愿意忘記其過去的不是,一旦出現上述情況
,后果可想而知。

此外,我十分懷疑那些對今天中國大陸迫害基督徒的指控,從我根據個人
經驗所作的判斷,中國政府在今天不太可能制定對基督徒進行系統迫害的
政策,我也沒有聽見任何這類迫害事例的傳聞,從我接觸過的基督徒那里
也沒看出這種迫害的痕跡,那個“今天在中國大陸的基督徒經歷著七十年
代以來最嚴厲的宗教迫害”的指控我相信是十足的謊言。不知道美國國會
作出這些判斷的根據是什么,有些什么樣的事例,那些事例的真實性和代
表性如何(比如經常會聽見一些底層官吏魚肉鄉民的事例,若受害者恰好
是基督徒,是不是就被認為在迫害基督徒)。

中國的問題很多,有一點是肯定的,這些問題的解決只能依靠中國人自己
。中國的任何社會變革都必須是從這個社會中生長出來的,得到民眾的認
可,有從內部而來的巨大力量的推動。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某些先鋒人員
的奉獻和犧牲可能必不可少,這里大概沒有什么捷徑可走。中國的歷史和
現狀都表明,中國的社會變革絕不可能去依賴外力、尤其是西方國家推動
,對基督教更是如此,在此問題上外力只能起反作用。回顧近二十年的社
會變遷,外力要么無足輕重,要么起反作用(外資的到來是資本家追求利
潤的規律所致,而美國政府無力阻止)。而一旦一種變革孕育成熟,將不
會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可以這樣說,真正醞釀成熟的變革將不會遇到明
顯的阻礙力量。總之一句話,用基督徒的說法:是應該信靠神(在中國的
作為)還是依靠(美國)人。

最后,美國國會的所作所為背后的動機是十分令人懷疑的。從近几年在中
國人權問題上美國國會及一些組織的所作所為,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
他們并不真正關心中國人的人權中國人的福祉,他們真正關心的是通過人
權問題這個武器最大限度地為美國人獲取政治經濟利益。現在我們也有充
分的理由懷疑美國國會正在將迫害基督徒問題作為壓迫中國,對中國人進
行巧取豪奪的武器。在此過程中受損害最大的除了中國的整體利益以外,
將是(美國人并不真正關心的)中國的基督教事業。

殷鑒不遠,殷鑒不遠啊! 
 

〔一樂〕雜談文化基督徒現象

  冬雨兄的文章都很有內容,是我非常喜歡讀的。有近半年時間沒有在
ACT上看到您的文章了,是不是太忙?哈哈,其實大家都是。平時沒什
么時間,今天周末,胡侃兩句自己的看法,現丑了。

  我喜歡把文化基督徒現象放在近代史東西方文化匯流的這個大的背景
下來看,并用這一線索來檢討五四運動,以及六四事件,其前后的思潮,
一直到現在的各種現象,包括文化基督徒現象。歷史學家湯恩比(Toy
nbee)將文化分為器物技能、制度思想、以及宗教三個層次。個人覺
得是很有道理的。細致考察中國文化與西方相遇的一系列反應,也支持這
種理論,讓我們看到文化的接觸確實是循著這三個層次漸進的。當我們的
國門被洋槍洋炮打開以后,老一輩的知識分子提出的是“師夷之技以制夷
”,看到的只是在器物技能上的落后和問題。到了五四時期,五四君子提
出的是“德先生,賽先生。”并伴之激烈的反傳統主義,提出“打倒孔家
店”,混雜著“全盤西化”的呼聲。與此同時,各種西方思想先后進入中
國,思想界異常活躍。這一時期的知識分子已經認識到制度思想層面上的
問題,并試圖通過啟蒙教育、體制的改變來救國救民于危難之中。由于復
雜的原因(太復雜了,包括內在的宗教意識形態與外在的文化生活形態,
恕不詳述),我們選擇了包括馬克思主義、科學主義、實証主義等西方激
進的人文主義,而摒棄了西方文明的精髓──基督教信仰。不僅如此,在
二十年代還出現了“非基督教運動”,各地學生學者成立了“非基督教同
盟”,領導人包括陳獨秀、戴繼陶、朱執信等。這種接納與排斥的行動在
同時期同一批人身上發生,看似很奇怪,其實不然。五四運動是一場民族
主義愛國運動,目標在于富國強民,并包含著“自由”、“民主”、“法
治”、“科學”這一系列目標。在這種民族主義的背景伴之以文化解體過
程中內在外在的傷痛,以及傳統的文化思維模式中,產生反傳統主義、接
納打著科學幌子的激進人文主義、拒絕“洋教”精神鴉片的行為是很自然
、很容易理解的。這些不同行為的思想內核是共通的。要提一下的是,雖
然后來五四運動逐漸演變為救亡運動,但“自由”、“民主”、“法治”
、“科學”這些一開始就與五四運動緊緊結合在一起的目標卻深植于知識
分子的心中﹔雖然中國走上了激進的人文主義思想路線,五四精神──上
承儒家思想的知識分子的使命感,還一直是大多數中國知識分子的魂魄。
七十年后的八九﹒六四,是秉承五四精神的知識分子為達到五四目標,在
傳統架構內所做的最后一次努力。然而天安門廣場上的坦克車卻再一次輾
碎了我們的夢,打碎了對激進人文主義的最后幻想(那天清晨,我被槍聲
從夢中驚醒,其后几天一直是以淚洗面。每逢六四,我都不禁暗自魂傷)
。自此,大批知識分子再次開始精神、思想上的流浪,再次為我們的民族
尋找出路。苦難使我們變得偉大。這一次的探求要比七十年前來得深刻得
多,深入到文化的最底層──宗教的層面。而文化基督徒正是這種探尋的
直接表現,表明我們的思想比及五四時期已經成熟了許多。是一個很可喜
的現象。除了欣喜之外,作為一名熱愛著國家與民族的基督徒知識分子,
我覺得有責任道出自己的隱憂。

  先談出發點的問題。文化基督徒的價值判斷可以幫助我們汲取基督教
信仰的“精華”嗎?

  雖然我們的思想比之五四時期已經成熟很多,我個人認為在我們的找
尋過程和動機之中,還無法避免地伴有五四時期的羈絆,即功利主義、民
族主義、國家主義的摻雜。比如,在知識分子和文化基督徒中,兩個相當
熱門的話題是:“基督教與現代化”、“基督教與自由、民主、法治”,
討論的內容主要是在基督教信仰的行為果效和社會功用層面。這些東西其
實離基督教信仰的精髓還很遠很遠,還徘徊在信仰所帶出的文化層面的表
達上,處于信仰的外緣。這種功利主義、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價值取向
可以上溯到儒家重入世,輕心靈的意識形態。估且不論其自身是否有問題
,需要更新,單單在以這種價值判斷來汲取基督教信仰“精華”的過程當
中,我們就極有可能因為受到自身價值和認知結構的限制,只抓到了我們
認為有用、合我們民族文化胃口的部分,而丟棄了真正的“精髓”,最后
不過落得個東施效顰。此外,在一些壓力之下(比如國家間發生沖突),
出于這些價值判准,我們甚至可能再次把基督教排除在國門之外,將孩子
連同洗澡水一起潑掉。

  再來談方法與態度的問題。文化基督徒的方法與態度是可行的嗎?

  雖然意識到了宗教的重要性,但文化基督徒把自己的使命還是定在文
化更新的層面,而自身也常常樂于停留在一個“客觀”審視者的角度,并
不打算置身其中。我個人認為,這是還沒有更深地看到人性中最根本的問
題。我要問,是單單我們的文化有問題呢,還是全世界的人,包括我們每
一個中國人都有問題?是我們的文化需要更新呢,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需
要改變?這種改變的可能性、動因、與力量是通過思想的傳播、啟蒙、教
育就可以達成的呢,還是像耶穌所講,需要從上帝而來的新的生命?基督
徒所帶出的社會實踐果效,是因為基督教教義、道理的正確性呢,還是除
此之外上帝還賜給人“行出來”的能力?我們沒有看到背離了基督教信仰
根基的西方文明正在衰落嗎?我們所刻意避免的、與我們所試圖接納的,
是否又是五四的一個更深層次上的重演?基督耶穌解決的是人性的問題,
我們自己的生命不先被改變,卻期待著通過哲學、神學思想的引進,來改
變我們的同胞、我們的文化嗎?如果我們再不看到人性的問題,只寄望于
看似正確的理論,我們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重蹈五四先賢們的復轍呢?

  面對文化基督徒,在欣喜之余,我的回應是馬太福音六章三十三節,
“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我們要放下人的驕傲
與清高,讓生命被上帝改變,我們再帶著上帝的使命和新的生命,去改變
我們的父母兄弟,我們的骨肉同胞,我們的文化﹔讓中國人、中國文化被
上帝救贖,獲得新生。


〔基甸〕回冬雨兄:基督教與政治

冬雨兄又發好文章!兄的觀點甸雖然不能完全同意,但兄對宗教尤其是基
督教對未來中國的影響的洞見,對基督教信仰在中國的前景的真切關心,
令小弟敬佩,也給我很多思考上的幫助。兄作為非基督徒的看法客觀而有
“建設性”,值得“信”與“不信”兩邊的朋友參考。

“好消息”部分沒得說。“壞消息”部分弟簡單談几點個人的看法。這個
話題比較“敏感”,弟的看法可能很膚淺,也可能有錯誤,反正是“拋磚
引玉”,不當之處請網友們和“主內”朋友們不吝指教。

.無庸晦言,基督教(當然也包括其它宗教)過去在中國大陸確曾受到不
公正、不“寬容”的對待。現在這樣的情況可能要好一些,但我相信仍然
存在一些問題,尤其在“下有對策”的“下面”。最近的情況到底如何,
弟出來好几年了,不是很清楚,聽到一些傳聞,也不是“第一手資料”。
因此對美國國會關于中國大陸的基督徒“受迫害”的說法,我跟兄一樣,
對其所指控的程度有所懷疑。至于其動機,我們可以有這樣那樣的猜測,
但也不是很確定。當然,美國國會的議員的看法只能代表他們自己(作為
基督徒?)而并不能代表教會(指普世信徒),不能代表廣大的美國基督
徒,更不能代表華人(“海內”或“海外”)基督徒。(兄的有些擔憂至
少我自己看不出有很大發生的可能性。)

.我記得很久以前有一次在回飛龍兄一帖(他談及“基督教與反共”)時
曾經談過“政教分開”的原則,我也曾轉過“耶穌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
人”的帖子,雖然講的是美國政治,但希望同樣有“殷鑒”之作用。作為
個人,每一個基督徒按照聖經的教導應該“做世上的光和鹽”,所以我個
人認為基督徒不但不應該當“隱士”,而且應該積極關心社會、政治。作
為個人每個基督徒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不同的基督徒完全可能有不同甚至
相反的政治觀點、傾向,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能在一起敬拜同一個上帝,跟
隨同一個救主。我上次說過,以海外華人基督徒為例,如果按照有點“簡
單化”的“政治色譜”來比照,我們的政治傾向應該是占據了包括兩端在
內的整個“譜帶”。更重要的是,基督的國度應該是在天上,而不是在地
上。把基督教信仰與任何特定的、人為的政治理念攪到一起,是不符合聖
經的教導的。至于“打著上帝的旗號”,為世俗的、一己的政治目的服務
,就更是“絆倒人”了。世俗化了的“宗教”和宗教化了的政治之種種丑
惡“表現”,大家在網上都談得很多了,我也覺得再也沒有比這兩樣東西
更“危險”的了。

“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這是聖經的教導(參見下面所附經節
)。順便說一下,下面抄的這一段聖經很“有意思”,從中我們可以領略
一點耶穌“屬神的智慧”:那些“宗教領袖”的問題可是“來者不善”,
直接回答“可以向凱撒納稅”吧,猶太人人民群眾一定得喊“油煎”(“
猶奸”),回答“不能”吧,那不是落下藐視、違抗“皇軍”的把柄么?

.福音是普世性的。約翰福音三章16節說神愛“世人”,并沒有說“美國
人”(或“西方人”等等)吧。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即使從歷史來看,也
有“本土化”蒙上帝帶領、祝福的一面。冬雨兄說得好,福音如果能在中
國大地廣傳,那一定是神的作為,基督徒“應該信靠神(在中國的作為)
”,而絕不應該依靠任何人(當然包括美國人)。



附:查經:路加福音

20:19 文士和祭司長,看出這比喻是指著他們說的,當時就想要下手拿他。
    只是懼怕百姓。
20:20 于是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要在他的話上得把柄,好將他
    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
20:21 奸細就問耶穌說,夫子,我們曉得你所講所傳都是正道,也不取人
    的外貌,乃是誠誠實實傳神的道。
20:22 我們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
20:23 耶穌看出他們的詭詐,就對他們說,
20:24 拿一個銀錢來給我看。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說,是該撒的。
20:25 耶穌說,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20:26 他捫當著百姓,在這話上得不著把柄。又希奇他的應對,就閉口無
    言了。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9:03:06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