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討 論 精 華 區
一樂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愛集 對話集 其它網人集
時事社會 聖經教義 思想文化 歷史宗教 科學理性

「我不承認」

作者: 胡圖京子瞎子

最初發表: 南開大學BBS





〔胡圖〕

謝謝兄寫了這麼一大篇來回答第的問題。(嘻嘻,這“兄”呀“第”呀的還是
從小灶那兒學來的呢)

看了兄的文章後,很受啟發,想了半天,有如下觀點,和兄商量。

兄的觀點大致說來是:神發怒不是為了一己私欲,而是為了維護公義。那麼這
公義從何而來呢?自然是神那里了。或者,不如說神就是公義本身,因此神維
護公義就是維護他自身,因此神的“自私”是維護公義所必須的,因此神會發
怒,當然也會喜悅。不過這好象有點“循環論証”的意思耶?....

我們在討論基督教的神形象的時候,提出了這個關於神“性格”的問題,而兄
在論述時,卻將神的某些特性當作已知的東西來用... 就是這“神就是公義的
源泉或公義本身”。

我是很苯苯的,想親近主卻老有疑慮,老想想個明白,請兄把我看作一個完全
不承認任何基督教規則的人來說明吧!:)

1)我不承認神的存在
2)我不承認人類的道德自“非人”之前就存在。
3)我不承認“聖經”中每一點都是正確的。
4)我不承認人類的“罪性”來自伊甸園的放逐者。
...(一時還沒想起來呀^_*)

請兄在以上几點外提出強有力的論點吧....
我想大多數不神的人也基本是這個立場,如果能把這几點打破(甚至其中一點
打破)就能使很多人重仰上帝的光澤。:)

〔京子〕

  親愛的胡圖大人,很高興能和您聊天兒。您的問題都很有深度,一下子就
點到了整個人類最困窘的認知問題。

  網絡給我們開辟了一片新的天地,可以跨越時空來交流思想。但同時網絡
也給思想交流帶來一個很大的破壞,就是思想整體性的拆毀。一篇文章常常被
回應文章攔腰切成几截兒。往返几次以後,文章就會面目全非﹔思想失去了整
體性,甚至討論的題目與標題已經風馬牛不相及。出於這種考慮,我在一般情
況下會盡量以完整的文章來回應,并根據內容對標題做適當的調整。

  好,我們言歸正傳。

瞎子大人在這個板和哲學板有几篇帖子,您不妨參考一下。依我看,瞎子是一
個站在人本進行體驗與思考,并且已經走到相當程度的思者。我對他十分地佩
服。他的思想與心靈所揭示出來的問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的,確實是人類
共通的問題。

  其實您的問題也顯示出人類的這個困窘。您的四個問題都是以“我不承認
”來開頭,而不是直接說“沒有”。我想您的用詞也是很謹慎的。“承認”或
“不承認”,都讓我們看到在人類主體性的認知與“真實(Reality)
”之間有一道斷裂。我不想在這里涉入到太深的哲學討論,讓我們來看一個比
方。如果瞎子大人說:“我不承認太陽是存在的。”我們將怎樣面對、回答他
的質疑呢?我們可能會用四季啦(感覺)、物理原理啦(理性)、……來和瞎
子大人談。而瞎大人完全可以建立起一套他自己的解釋,并指出我們是在進行
循環論証。我們所提出的証據可能同樣被瞎子用來支持他的解釋。如果瞎子的
系統是自洽的,我們便束手無策了。即使找出矛盾的地方,瞎子也可以說:“
我的系統是在發展之中,以後會自洽的。反正我不承認太陽是存在的。”這個
例子看起來很好笑,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類似的事情在發生。
不僅在信仰的領域,在科學的發展中也是一樣。科學哲學家庫恩(Kuhn)
在他的科學『科學革命之結構』也提到過類似的觀點,概括來講就是,“人對
真實世界的解釋,受著他自身認知結構的局限。”由此看來,如果我們沒有一
顆開放的心,執著於自己的看法時,我們會很難接受新的觀念。這里我并沒有
褒貶之意,因為“開放”并不意味著對,“執著”也并不意味著“錯。”主要
看我們面對的對像是什麼。

  反觀自身,面對茫茫的宇宙,我們會發出許多問題。其實在這里我們的處
境和面對各種不同答案時的尷尬并不比瞎子說沒有太陽好多少。在波士頓的
Fine Art Museum里挂有高庚的一副畫,畫著人從生到死的三個
階段。畫的標題是:『我從哪里來?我是誰?我往哪里去?』如果仔細看的話
,在人生的第二階段(問“我是誰”)到第三階段(問“我往哪里去”)之間
的背景里,畫著一個偶像,代表宗教。他在完成這幅畫後企圖自殺,只是沒有
死去。在此,高庚以藝朮家的畫筆,提示出人生與哲學中最深刻的問題。但他
并沒有答案,也沒有找到答案。說實話,我到是挺贊同瞎子大人的一些觀點的
。如果純然站在人本的角度,我并不覺得自己聰明到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認出
、找到上帝(真理)的程度。世界上比我聰明的人海了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們找一個智商最高的,大伙兒全跟他走不就得了?:)慢著點兒,要是以
後再出一智商更高的主兒跟前邊兒一位說的不一樣,那可怎麼辦?:)其實,
我相信上帝完全是上帝找到我,可憐我,讓我認識他。我是被上帝拯救,領受
他的啟示──聖經,才得以認識真理。因此,您要是要求我站在人本的立場來
說服您承認那几條兒,我可就暈菜了。:)我要是說:“好吧,讓我來比划比
划,咱們試試。”那就是我無知。

  雖然您提的這一大堆形而上的問題,我們的理性無從作答。但我們從人生
的體驗中可以得到什麼呢?這里引兩位非基督徒的話(大意)。愛因斯坦說他
對大自然有一種深深的敬畏之情。康德說有兩件事使他顫栗不已,一是布滿星
光的夜空,一是內心說話的良心。這是一些非常朴素的情操。我們每一個人面
對奇妙無比的宇宙和超越了自我的道德良心的時候,都會有相似的感覺。我們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奇妙的宇宙和超越自我的道德良心是否有所指向?…
…?對於這些問題,有形形色色的答案。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哲學都要求人自
己去判斷、選擇。而聖經的觀點完全否定了人在終極真理面前的判斷力。聖經
給出的答案是:上帝主動進行救贖。我相信,如果我們存一顆開放、尋求的心
,上帝會來讓我們認識他。因為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
見﹔叩門,就給你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
就給他開門。」關於“知”還會涉及到許多復雜的問題(比如理性與感性的根
基,不過這都需要從啟示來進行建構),這次就談到這里好了。

  我想大部分的問題到此已經討論過了。關於循環論証,我的看法是:雖然
討論的問題在時序的流程上看似“循環”,但實際上并不是“循環論証”。我
把神的特性當已知的來用,是如同我上面講的,我笨,我只能領受上帝對他自
己的啟示(通過聖經)。撇開這個問題,老實講,基督教信仰中是存在“循環
論証”的。最直接的例子就是,當摩西問到上帝的名字時,上帝說他是“自有
永有”。英文是:“I AM WHO I AM”。夠“循環”的了吧?:
)合理嗎?其實仔細一想,特合理,上帝是終極,沒有比他更“大”、更“高
”的,他要是不這麼講,我們大伙兒(包括摩西)可能都要掂量掂量了。我們
平常對“循環論証”特敏感,是因為我們不是終極,必須依托於更“高”的理
兒。您說是不?

  再聊。

〔瞎子〕

   孤獨的尋索者

我曾經尋問有沒有上帝,
也曾大聲地嘻笑他那些虔誠的信徒,
到頭來卻發現還未搞清:“我是誰?”

我曾經評斷一切的學問,
也曾試圖了解所有的宗教與信仰﹔
最後看清的是,
我還沒有回答:“如何知?”

剩下的,
只有深深的自省。

對著自己狠狠地望下去,
天哪,腳下怎麼一片虛空?

你是上帝嗎?
  不是。
為什麼?
  我了解自己的有限。

你是真理嗎?
  不是。
為什麼?
  我深知自己的無知。

那以前為什麼評斷?

  喔喔,嗯嗯,……
  彼時并不了解自己的有限與無知,
  不過一個輕狂少年。

你曾引為權威,
化約、解釋一切的科學哪?

  在深邃思想的洞察下,
  它并不自成絕對。
  若不倚傍另外的根基,
  像我一樣,
  是一棵無本之木。
  我只敢說,
  或許碰巧我們到現在為止
  偶然對了。

那麼你作為証據的
人類社會的進步哪?

  未抓住本質之前,
  我不再敢從現象跳躍。
  況且,……
  那也是別人的論據。

你憑什麼認為
現在是對的?

  這也只是我認為的。
  我自己,和我自己找到的,
  永遠不能成為絕對。

如果一切你都沒有確鑿的把握,
你的思考還有什麼意義?
不要想了,
活天算一天吧。

  我沒有辦法停止,
  我的靈魂燥動不安。

你得了神經衰弱,
我可以對你進行藥物治療。

  我要抗議,
  你無權剝奪我思的權利。
  然而我不得不承認,
  我尚未找到這個權利的憑據﹔
  在我抗議,說你無權的時候,
  口氣也是軟軟的。

你真的認為有個憑據?

  我想是的。
  即使我不領會,
  即使我不承認,
  我應該還是站在一個終極上的。
  這樣,我的錯才是錯。
  即便我反對這個權威,
  反對才成為反對。

  如若在這一切背後,
  沒有一個終極的依托,
  那麼,只要一開口,我便錯了。
  不,是沒有對錯可言了。
  不不,不對,
     這里面還含有“對錯”,
     不能出口。
  不不不,“不能出口”也不能想。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看來你是一只陷入網羅的困獸,
沒有出路。

  請告訴我,
  誰已經找到了出路?
  他們怎麼知道?
  他們知的根基是他們自己嗎?

那麼你怎麼辦?

  我只有等待拯救,
  而且不是根源於人手的。
  雖然認定如此,
  我卻無從判斷,
  也只有等待奇跡了。
  或許要死過一次,
  才能找到生。

你終日所想的是什麼?

  我是誰?
  如何知?
  怎麼活?
  盼什麼?

  我期待回答,
  卻不抱任何希望。
  難道我只是飄泊在天涯一隅的
  宇宙孤兒?


網絡基督使團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5:44:54 1998

©1996, 1997, 1998 網絡基督使團. 版權所有